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五月,五月

  五月,容易下雨的季节。

  淅淅沥沥的雨一直在下,就像一幕朦胧的幕布般从天空一直垂到地面,在这个朦胧的舞台上,整个城市都仿佛褪去色彩,变成了一幅由黑白灰形成的无声油画。

  在油画中,每个人都行色匆匆地走着,行色匆匆地走过商店门口,行色匆匆地走过地铁出口,行色匆匆地走过大街小巷,行色匆匆地走过每一个与己无关的地方。

  地铁站的出口前,抱着吉他的长发少女安静地坐在墙角,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琴弦,哼唱着谁也不曾听过的旋律,旋律中没有歌词,却只有一阵阵仿佛海浪般的、人类嗓音绝对无法发出的音调。

  一个个行色匆匆的脚步从少女面前走过,没有人驻足停留听一听这过于低缓无聊的歌谣,五月停下了拨弄吉他的动作,抬起眼皮,看着灰蒙蒙的天色。

  雨水在她的视线中仿佛静滞下来,整个世界的运行速度都放的很慢,在她的视野中,整座黑白灰的城市瞬间变成了五彩斑斓的静止帧,在这个静止帧中,她的眼睛闪烁着一层微光——在海妖的红外视觉感应中,万事万物都变得清晰明确起来。

  片刻之后,五月眨了眨眼,下落的雨水重新开始下落,行走的行人重新开始走动,在渐渐变得冷清的地铁出口前,她低声咕哝起来:“差不多两个月……可以离开这座城市了。”

  几个行人从地铁站出口离开,一对父母带着一对兄妹走过五月面前,小女孩抓着母亲的手,使劲摇摆着:“说好今天去动物园的!说好今天去动物园——”

  “下着雨去什么动物园,”母亲撑着伞,低头呵斥自己的女儿,“别踢水——裙子都湿了!”

  小女孩似乎沮丧起来,走在旁边的父亲弯下腰,按了按她的头发:“乖,听话——下星期一定带你去……”

  他们渐渐走远了,五月远远地看着那一家人的背影,在片刻的落寞之后却露出了淡淡的微笑:“真好啊……”

  她站起身,把吉他背在身上,向着那一家人的方向弹出一滴小小的水珠:“别忘了和孩子的约定。”

  做完这些之后,她整理了一下衣服的下摆,抬头看了看仍然在落个不停的雨滴,转过身准备离开这个地方。

  然而在她转过身之后,却看到一个不认识的小姑娘正怔怔地站在自己面前。

  “嗯?”五月困惑地歪了歪头,“怎么了?小家伙?”

  小姑娘却只是定定地看着她,几秒种后,突然毫无征兆地大哭起来:“哇——妈妈……”

  “哎你别哭啊!你别……”五月顿时手忙脚乱起来,笨拙而不知所措地安抚着突然大哭的小女孩,“我没欺负你……我不认识你啊!”

  一边说着,她一边慌慌张张地看向四周,试图寻找小女孩的家人,然而附近一个人都没有,她只听到小女孩仍然在哭着:“我找妈妈……妈妈……”

  五月怔了一下,转头看着小女孩的脸:“你和妈妈走丢了?”

  小女孩却只是哭着,根本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五月苦恼起来,她皱着眉,在几秒钟的犹豫之后,她抬起了手,遮雨棚外从空中落下的一些雨滴立刻飘进来,这些雨水飞快地在她指尖汇聚,片刻之间便凝聚成了晶莹剔透的小金鱼的模样。

  小女孩惊讶地停下哭泣,看着五月递给自己的水晶金鱼。

  “不哭了啊,”五月拍着小女孩的头发,“姐姐给你变魔术。”

  小女孩惊奇地接过金鱼,开心地惊呼起来:“哇——”

  “乖,不哭——你是和妈妈走丢了么?”

  “嗯。”

  “那……”五月再次抬头看了看天空,随后低下头,“我带你去找你妈妈。”

  “嗯……可是妈妈说,不能跟陌生人走。”

  五月愣了一下,随后露出哭笑不得的模样:“……妈妈说的对……那我们一起在这里等妈妈好不好?”

  小女孩努力思考了一下,然后似乎没发现有什么问题,便微微点了点头:“好!”

  五月拉着这孩子来到自己之前休息的地方,重新坐了下来,让小女孩靠在自己身上,她则解下吉他,随意拨弄着吉他的弦。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原本就昏昏沉沉的天色已然暗了下来。

  小女孩眨巴着眼睛,她摆弄着手上的小金鱼,摆弄了一会之后突然好奇地开口了:“姐姐,你身上有好闻的味道。”

  “好闻的味道?是什么?”

  “就像下雨一样,”小女孩思索着说道,然后突然咯咯笑起来,“甜甜的!”

  “下雨?”五月感觉自己实在无法理解一个小孩子的思路,她伸出手,一些原本应该落在地铁出口遮雨棚外的雨滴便飘飘忽忽地落在她手上,“雨水是甜的么?”

  然而靠在她身上的小女孩却突然说了句貌似没头没脑的话:“但生日蛋糕很甜啊!”

  “生日蛋糕?”五月完全不知道这孩子在说些什么,“生日蛋糕是哪来的?”

  “过生日的时候就有啊,”小女孩开心地说道,“我今天过生日!妈妈去给我买蛋糕了……”

  小女孩突然停了下来。

  她似乎突然又想到了自己的妈妈,眼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红,然而在她身旁的五月却突然一怔。

  过生日……买蛋糕……买蛋糕的时候失散的?

  这么小的孩子不可能跑很远……附近有蛋糕店吗?

  她突然抬起了头,看向街道对面的某个方向。

  她抬起手指,指向外面朦胧的雨帘——那飘飘洒洒的雨丝立刻轻微扭动了一下,下一秒,一个近乎透明的、轮廓上依稀和五月有些相似的水元素便浮现在弥漫着潮湿雾气和细雨的空气中。

  这团水元素对五月微微弯了弯腰,随后转向街道的方向,它的身体仿佛蜡一般融化下来,迅速和地面上的积水融为一体,随后一道肉眼几乎不可察觉的波纹便沿着地面上的积水、半空中的雨雾、墙壁上的水流迅速飘向远处。

  这道波纹穿过大街,穿过小巷,穿过了一座座商店门面,终于在一条购物街前停了下来。

  波纹停留在购物街上的水洼中,它表面浮现出近乎透明的脸孔,注视着最近的门店:

  小雨蛋糕。

  波纹在水洼中溃散了,化为无数层层叠叠的水波,以蛋糕店为中心,在所有有水的地方扩散开来。

  在有水的地方,海妖无处不在。

  ……

  一个年轻的女人焦急地走在街上,一家店一家店地询问着自己女儿的下落,她的衣衫已经被淋湿,头发也散乱开来,然而她却丝毫没有在意这些。

  也没有任何人看到过一个小女孩从自家门前走过。

  年轻的女人终于停在了街口,她茫然地看着眼前朦朦胧胧的城市,眼神中毫无焦点。

  水中的波纹在她脚下停了下来。

  一个近乎透明的女性人影在年轻女人身后的雨帘中浮现,它凑近失魂落魄的母亲,发出了仿佛海浪般层层叠叠的、幻觉般的声音:“去地铁站2号线的出口……她在那儿……”

  ……

  在地铁出口的遮雨棚下,已经又哭过一轮的小女孩终于见到了朝自己跑来的母亲。

  “妈妈!!”

  小女孩欢快地扑进了年轻女人的怀里,然后不等母亲说话便转过头,指着五月,兴高采烈地嚷嚷着:“姐姐会变魔术!姐姐会变金鱼!”

  五月站起身,笑着看向一脸尴尬和惊魂未定的年轻女人,她发现对方和自己长得一点都不像——但或许背影有那么一点点接近:“下次可不要离自己的孩子太远。”

  “谢谢,谢谢……”年轻的女人连连道谢,然后又慌慌张张地邀请,“来我家坐坐吧,我们家……”

  “不用,我也该回家了,”五月婉拒了对方的谢意和好意,她已经重新背上吉他,走向外面正在下雨的城市,在走进雨幕之前,她回了一下头,对那个小女孩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生日快乐!”

  微风细雨中,一页不知从何飘来的日历飘飘忽忽地落在五月面前。

  五月低下头,看到那日历上清晰的日期:五月十五日。

  “再多留些日子吧……”

  ……

  郝仁家的客厅里,一帮人围坐在大大的餐桌旁,南宫五月盘在桌子一侧,一边摇晃着自己的尾巴尖一边晃着手指头:“然后我就决定多留些日子了——再然后就稀里糊涂地被咱们那位女神大人给安排了一番,再然后就到了这儿……就这么回事。”

  “哗——”郝仁感叹着,“你来这儿之前竟然还发生了这么多事。”

  “而且还真够巧的,”薇薇安也感叹着,“那天竟然也是五月十五号?今天也是五月十五号啊。”

  “谁让我叫五月呢?”五月笑了起来,尾巴尖在空中摇来摇去,“我跟五月有缘。”

  “毕竟五月十五号——”伊扎克斯呵呵笑了起来,“在我的家乡,有些人类国度相信一种说法,说是每个人的命运跟自己出生的那天是绑在一起的,生日的那天,就是命运选择岔路口的日子。”

  “所以……”伊扎克斯话音落下,郝仁和薇薇安同时笑着说道,“五月,生日k……”

  他们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出口,五月已经脸色古怪地晃了晃尾巴:“但那天不是我的生日啊——哎?你们刚才想说什么?”

  “哈?!”郝仁目瞪口呆地看着五月,与此同时赶紧不动声色地把已经从背后拿出来的彩带筒塞到了随身空间里,“你不是五月份……”

  “我过的是农历生日啊,”五月的尾巴尖弯了一下,“我出生的时候这个国家还不时兴公历呢——从小到大我都是按农历算的。不过我哥就比较不要脸了——他公历农历都过,每年从我这儿骗两次礼物。话说你们刚才到底想说什么?”

  “没……没什么……”薇薇安尴尬地笑着,而在她背后,两只小蝙蝠正手忙脚乱地把礼物盒扔进郝仁的随身空间里。

  伊扎克斯也一脸尴尬——不过脸太黑看不太出来:“咳咳,我没说话。”

  在他身后,早已准备好的礼盒也被扔进了郝仁的随身空间开口里。

  南宫五月眨眨眼,困惑地嘀咕着:“怎么一个个都奇奇怪怪的……”

  郝仁等人赶紧摆手:“不奇怪,不奇怪……”

  然而就在此时,房子的正门突然被人一把推开了。

  在郝仁他们惊悚的注视中,莉莉兴高采烈地从外面跑了进来,她一路窜到五月身旁,一把拉响了彩带筒:“五月生日快乐!!!”

  现场除了尴尬,还是尴尬。

  “生日快——”莉莉又嚷嚷了一遍,这才终于注意到气氛不对劲,她一脸蒙圈,“怎么了?”

  郝仁捂着脸:“五月她……”

  薇薇安接过后半句:“过的是农历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