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九星毒奶 > 1185 错过?过错

  夜晚时分,祸影世界·白桦林中。

  江晓带着尾羽、星临小队成员来到了白桦林,由于江桦一直驻守在这里,陪伴着胡威苍蓝一家、海天青方星云一家,所以对白桦林的情况非常了解。

  白桦林人丁兴旺,部落已经扩建到原来的三倍不止,野人数量维持在三千人左右,但是这里的老人和孩童的数量占据了半数,因为......村里的年轻人都去征战中吉大地了。

  事实上,白桦林与位于辽东大地的冰祈林部落,已经开始联动了,白桦林的男巫女巫、以及女弓队长夏武茶,配合着冰魂暴君冰魂,正在清理祸影星球内的中吉与辽东的分界线。

  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每次有捷报从前线传来,驻守在白桦林中的布鲁族长,都能笑成一朵花~

  对于尾羽小队的众人出现,方星云大喜过望,她和海天青一样,都是韩江雪、夏妍、顾十安的教师,私下里关系很不错。

  家里的双胞胎海云安、海云宁,曾经就是在这些成员的守护下、于花海牧场中诞生的。

  由于有江桦的存在,江晓并未去凑热闹。

  此时此刻,尾羽旅的众人,正在江晓的家中休息,等待着参加篝火晚会,而江晓,则是坐在自己的独门小院里,正在研究着怎么让星宠们跟上节奏。

  其实...这问题很好解决!

  世间万物,氪者为王!

  江晓看着自己足足308174点技能点,也是时候增强一波了~

  江晓先是扔了三万点给黑白烛火,将铂金品质的撞击、冰凉和光亮统统怼到了钻石品质。

  毫无疑问,增加小烛火的三星技收益是最高的,因为小烛火所有依赖的星宠,统统都有此三项星技,也都会随着小烛火的星技提高而提高。

  而撞击、冰凉和光亮星技,也终于在钻石品质这一阶段,完成了星技的质变!

  曾经的撞击,是用头、用身体撞出去,在某个部位增加“横冲直撞”的属性,而此时,这项星技真的成为“野蛮冲撞”了。

  那叫一个势如破竹、一往无前......

  让我们把时间调回到半分钟前。

  江晓怀抱着小烛火,蹲在地上,指着前方,道:“小烛火,使用撞击星技!”

  小烛火突然紧紧的闭上一双烛眸,两只小脚脚“弹射起步”!

  “嗖~”

  江晓愣了一下,急忙抬头看去,身前的小烛火已经消失,路途中一片烟尘弥漫,远处的篱笆墙,直接被这个小胖墩轰出来一个圆形的缺口!

  轰隆一声碎裂开来,连带着,整面篱笆墙都塌了......

  江晓吓了一跳,急忙跑过去,将晕晕乎乎的小烛火从倒塌的篱笆墙里扒了出来。

  隔壁的海家当然也听到了这轰隆一声,正在与夏妍亲昵交谈的方星云,下意识的抬起头,却是看到江桦伸手阻止,道:“没事,我实验星技呢,墙塌了,我补上。”

  说着,江桦起身向外走去,海天青也是笑着跟了上来,道:“实验什么星技啊?对着墙使劲?”

  夏妍一边回应着方老师的关心,一边隐蔽的看了追出去的海天青一眼。

  江桦也是犹豫了一下,并未阻止。

  两人来到院中,隔着不到一人高的树笠木墙,向东侧的庭院中看去。

  “你的小烛火成长的很快,是不是......”海天青的话语微微一停。

  尾羽旅众人,在江晓的家中休息,但是盲女,却是伫立在门口,默默的守着江晓。

  海天青的眼神,看到了怀抱着小烛火的江晓,也注意到了院中还有人,不由得转眼望去。

  这一看,海天青就愣住了。

  那是一道熟悉的身影,那是一个...他已经快要忘记的人。

  海天青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他现在已为人夫、又为人父,当然会将之前的情感压在心底。

  有些东西是不需要刻意去遗忘的,当他每天睁眼看到方星云,看到两个茁壮成长的小家伙,看到安享晚年的父母,海天青的眼中就容不下其他人了。

  家人,就是海天青的人生全部。

  年轻时的情感,士兵生涯时的冲动,早就已经离他而去了。

  海天青完全没有想过,当那道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时,哪怕是她带着石质面具,他也第一时间认出了她。

  江桦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的使用星技,重整院墙。

  而江晓也是仿佛看不到这一切,他继续让小烛火试验着冰凉星技。

  下一刻,怀中那Q弹软滑的小胖墩,变成了一只小冰球。

  果冻一般的身体被冻的硬邦邦的,头上的烛焰,也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冰烛焰。

  江晓屈起手指,轻轻的敲了敲手中的冰球。

  “咚~”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江晓的面色有些古怪,以后...可以拿小烛火打雪仗了!

  这一冰球砸人脑袋上,能把人砸晕过去吧?脑震荡是没跑了!

  小烛火变成厚实的冰坨,向外四溢着寒气,那么它依赖的那些星宠呢?

  当嗡嗡鲸、嗷嗷龙、嘤嘤熊使用冰凉星技的时候,又会是怎样的一番光景?

  此时正值夏季,哪怕是白桦林地理位置再怎么靠北,也有些闷热,小烛火倒是能当空调。

  “凉手宝。”江晓嘿嘿一笑,忍不住揉了揉小烛火,让它变回了常态。

  “唔......”从冰坨变回果冻,小烛火的身体又柔软了下来,很适合肆意的揉捏,发泄情绪,真是居家旅行,必备神宠......

  江晓家的门口处,盲女一动不动,而海天青也是怔怔的看着她,一动不动。

  海天青好像石化了一般,直到江桦修好了篱笆墙,江晓实验了冰凉星技过后,这样的画面依旧在定格。

  “咳。”江桦从海天青的身旁走过,咳嗽了一声,道,“院墙修好了,我进去了,海老师。”

  “啊...啊!”海天青回过神来,看到了江桦的背影,他再次转过头,却是看到隔壁院中,那伫立在屋前、一袭白衣的女性,正迈开脚步,向屋内走去。

  “秋赐!?”海天青上前一步,一手抓着篱笆墙,开口喊了一句。

  盲女的脚步微微一停,终于转过身,看向了海天青。

  “嚯~”江晓一声轻叹,只见那抱在怀中的小烛火,头顶处的烛光直接“炸”了!

  不是爆炸的炸,而是画面很燃!

  原本是幽幽的烛火形态,现在,小烛火体内的星力流转,迸发出了惊人的火焰,一窜足有三米多高!

  江晓双手抱着小烛火,急忙向前探去,同时身体后仰,那刺眼的烛火光,甚至让他有些睁不开眼睛。

  江晓只感觉自己手里捧着的不再是烛火,而是一个巨大的烟花!

  钻石·光亮!

  小烛火头顶,那一窜三米多高的熊熊烛焰,彻底点亮了夜色,也点亮了盲女那漆黑的油墨眼眸。

  “呵......”海天青轻轻的叹了口气,白色的烟火映衬下,他看清了女人的眼眸,和她走的时候一样,那一片漆黑的眼球中,看不出来半点人类情感。

  二尾为什么对三尾的离去耿耿于怀?可能...大部分原因就是这一双眼睛。

  油墨眼睛,没有瞳孔、没有眼白,人们在其中看不到半点情绪。

  在二尾的眼中看来,三尾当初的离去,是冷漠的、是极端无情的、也是毫不在乎的。

  那是一次纯粹的背叛,无论一尾与四尾如何通过人物性格来解读,听起来都像是辩解和庇护,也像是自欺欺人。

  “好了好了。”江晓柔声说着,小烛火委屈的收起了火焰,左右磨蹭着身体,强行让江晓的手掌抚摸它的身躯。

  江晓努力支开的双手也收了回来,将小烛火抱在了怀里,道:“别委屈,我爱你呀,是因为你太刺眼了,所以才把你推远的。”

  话语落下,江晓就感觉气氛不对!

  暗淡的天色下,海天青和盲女的身体都僵硬了下来。

  江晓心道糟糕,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了!

  江晓急忙用脸蛋蹭了蹭小烛火的脸蛋,道:“主人爱你。”

  什么叫语言的魅力!昂?

  一个简简单单的称呼,消除一切误会!

  老子陪宠物玩呐,谁有心思掺和你们俩的事。

  “你还活着,这些年...在异球,嗯......”海天青有些组织不好语言,话语也有点磕巴。

  门口处,盲女静静的看着他,毫无情绪的油墨眼球,配上那石质面具,让她那伫立在暗淡天色下的身影,宛若一尊雕塑。

  晚风吹拂着她那白袍尾摆和漆黑长发,反而却增添了一丝生动,当然,也仅有一丝。

  “小皮没告诉我,他找到了你。”海天青说着看向了江晓,道,“什么时候找到她的?”

  江晓耸了耸肩膀,没有回应,只是又扔了三万点给嘤嘤熊,把它的圆竹、始祖之躯、熊祖信仰分别怼到了钻石品质。

  至此,除了“白银·负态”星技之外,嘤嘤熊的其他所有星技,都来到了钻石品质。

  “一年前。”盲女淡淡的开口说道。

  海天青转头看向了她,终于,他再次听到了那熟悉的声线,话题却无关于他。

  “整整一年......”海天青看着盲女,最终也只能摇头苦笑。

  盲女淡淡的开口道:“听说,你有了两个可爱的宝宝。”

  海天青抿了抿嘴,轻轻的点了点头。

  盲女:“还有一个温柔的妻子。”

  海天青深深的叹了口气:“嗯......”

  盲女那轻声呢喃,缭绕在暗淡的天色下:“祝贺你。”

  “小海?”海家房屋的门突然被推开,方星云站在门口处,看着海天青,笑着打趣道,“怎么出去这么久?安安和宁宁哭着找爸爸呢。”

  海天青转过头,看到了美丽迷人的妻子,他张了张嘴,迟疑了一下,还是低下头,迈步走向了家门:“来了来了。”

  方星云侧过身,让海天青进了家门,却是站在门口处,目光掠过篱笆墙,看到了隔壁门口处伫立的盲女。

  方星云落落大方,礼貌的对着盲女点头微笑,邀请道:“进来喝一杯茶么?”

  盲女轻轻的摇了摇头,同样礼貌:“谢谢。”

  方星云也不勉强,脸上带着一丝浅浅的笑意,道:“听小皮说,在我们入驻白桦林之前,你就曾来过这里,对这里很熟悉。放松些,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

  江晓怀抱着烛火,两个小家伙瑟瑟发抖,大气都不敢喘......

  盲女再没有任何回应,只是转身走进了江晓的家。

  方星云看向了隔壁庭院中那瑟瑟发抖的江晓,一双美眸嗔怪的瞪了她一眼,也退回屋中,缓缓的关上了家门。

  与此同时,白桦林部落外,流淌的小河旁。

  江可丽正准备着篝火晚宴,身旁的野人们来来往往,运送着瓜果、酒水和肉食。

  江可丽蹲在篝火旁,一边往里添柴,一边轻声哼唱着:“我们的青春,多歇斯底里......”

  不远处,躺在河水中看星星的玛尔达,也轻轻的哼唱着:“再见到你,已是慈祥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