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DARK时空 > 第三百六十一章 寻找

  “好好好,先生,我想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的谈谈!”白毛羽脸上挂着微笑,一副自信的模样。

  “噢?不知道我们有什么好谈的?”步天明眼见白毛羽一脸的自信,很是好奇。

  “我们可以谈谈合作的问题?”白毛羽微微笑道,从怀里掏出了一盒雪茄,抽出了一根,递给了步天明。

  “合作?”步天明接过雪茄,神情却有些惊讶。

  “当然,难道先生不觉得你我一起合作夺取整个李氏集团,胜算极大吗?”白毛羽自己也掏出了一根,就在步天明面前点燃,而他脸上的自信也越来越浓。

  “噢?不知道先生为何会认为我是为了李氏集团呢?”步天明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中一颤,看来这白毛羽野心不小,一个小小的副院长竟然想着李氏集团这样的大肥肉,如果他不是发了神经,就是早有预谋,甚至他来这里成为副院长,也是预谋之中的一步棋。

  “呵呵,忘记告诉先生了,本人的职业是心理医师,曾经获得了国际公认十大心理学医师称号,对于叶先生想些什么,我多少知道一些?”白毛羽吐了口烟圈,继续说道。

  “噢?这么说来,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计划?”步天明故作惊讶的说道。

  “当然,所以才找上叶先生,我们有着共同的目的,为何不好好合作一次呢?李氏集团这么大,难道还不够我们分么?”白毛羽微笑。

  “哈哈……说的也是,这么说来绑架初白芳那丫头的事情也是你派人干的?”步天明脸上也露出了微微笑意,他看出了白毛羽是一个极其自信的人。

  “不错,本来是想通过绑架她让李敖那斯方寸大乱,到时我的组织自然会对李氏集团进行打压,而我则负责内部,或许叶先生不知道,这医院其实正是李氏集团背后的核心所在。”也正是白毛羽极度的自信,所以他认为步天明一定是为了李氏集团的财产才奋不顾身的引起初白芳的好感,在他研究这么多年的心理学中,他可没见过一个男人会傻到为了女人不惜自己的性命,作为一个学者,对于自己所研究的东西,特别是取得了举世瞩目成绩的领域,有着极高的相信,甚至有些盲目。

  “那我且不是已经打乱了你们的计划?”步天明心中冷笑,脸上却挂着疑惑的神色。

  “呵呵,应该说是打乱了原来的计划,现在我们已经有了新的计划?”白毛羽一副你来问我的表情。

  “新的计划?让我成为初白芳的男朋友,取得李敖的好感,然后配合你们的计划?慢慢的受够李敖?”要装就装得像一点,既然对方都承认了自己是一个值得合作的人,总不能装得太白痴了一点。

  “哈哈……叶先生果然是聪明人,和聪明人说话总是很轻松,怎样?愿意合作吗?”白毛羽哈哈大笑,一副赞赏的模样。

  “既然我能赢得李敖的好感,到时自然可以成为李家的女婿,到时李家的一切都是我的,为何还要和你们合作?”

  “呵呵,当然,叶先生的本事我还是见过的,特别是床上的本事,更是让老头子我羡慕不已,仿佛回到了青春啊~”白毛羽意味深长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步天明故作惊慌,心中却已经明白,这厮肯定以为自己掌握了和白雪灵通奸的证据。

  “不知道昨夜小女是否让叶先生满意,实话告诉你吧,小女其实还是一个第一噢,只不过一年前骑车时不小心摔破了那层,哈哈……”白毛羽一脸的淫笑。

  “没想到你对自己的女儿这么关心,连她骑车摔破第一膜也知道的这么清楚!”步天明冷笑,心中却已经相信了白毛羽的话,他认为白毛羽这样自信的人是不屑欺骗自己的,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自己且不真的剥夺她的第一次?可为何她会为了这个男人将自己的第一次给自己呢?

  “嘿嘿,我就这么一个漂亮女儿,当然要好好看管一下,叶先生,我们不说废话了,对于我刚才的提议如何?只要我们能够合作,小女就是你的贴身秘书,你想干点什么事情都可以,我们也绝对不会让李小姐知道……”

  “你就这样把你的女儿出卖?”步天明打断了白毛羽的话,心中的杀意已经快压抑不住。

  “出卖?她本来就是我买回来的,四年前要不是我把她买回来,她早就成为了万夫了,现在为我做这点事情,又算得了什么,再说了,叶先生这么英俊不凡,也是她的福气?”

  “四年前?那你知道她四年前是做什么的吗?”步天明最大的疑问就是白雪灵四年前到底是做什么的。

  “噢?你对这个感兴趣?不过也没关系,反正她以后都是你的人了,这些事情你也该知道一点,她曾经是……”白毛羽自以为步天明已经答应了合作,将四年前怎样救回白雪灵的事情说了一遍,还将白雪灵自动献身并非自己所要求的也说了。

  “很好,很好,真的很好……”步天明冷笑,心中却是一阵愧疚,没想到白雪灵竟然有着这么不堪回首的童年,她的那些动作熟练之中又很生涩,一切的一切都有了解释,枉自己还认为她是一个的女子。

  心中对白雪灵越是愤怒,对白毛羽的愤恨越是深刻,冰冷的杀气自身上弥散出来,犀利的眼神射向白毛羽,仿佛遇到天敌一样。

  “叶先生?你……”白毛羽也感觉到了不妙,正要询问,却发现步天明已经来到了自己身前,一手抓住自己的脖子,直接将自己的提了起来,最后就感到自己的身体飞了起来。

  咚的一声,那一百多斤的肉体落在地上,他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如何经得起这样折腾,不过事关性命,白毛羽还是奋力的站了起来,口不择言的说道:“叶先生,你……你到底想怎么样?难道你就不怕我将你和她的照片给初白芳看吗?一旦初白芳发现你是这样一个人,她还会相信你吗?到时候别说李家女婿,可能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白毛羽,你太过自信了,从始至终,我都不是为了李家的财产,救出初白芳,只因为她是我的老师,还有她长得很美,守护美女一向是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当然,现在你的存在威胁到了她的安全,所以我必须除掉你!”步天明语气缓慢的说着,脸上的表情却一片狰狞,仿佛出笼的野兽,他也不知道为何会这样愤怒,或许除了对初白芳安危的担忧外,最大的还是对白雪灵的愧疚。

  “……”白毛羽张了张嘴巴,却没有说出什么话来,因为他的身子再一次飞了出去,步天明的这一脚踹在了他的胸上,肝脏严重受损,口中直吐苦水,哪里还说得出话来。

  步天明一个箭步,再一次来到白毛羽身前,一脚就朝白毛羽的脑袋踩去,这一脚要是落实了,白毛羽的脑袋非得变成糨糊不可,然后,病房的门却在这一刻忽然打开。

  “步天明,住手!”来人是接到医院电话赶回来的初白芳。

  “李老师,这家伙想要夺取你们李家的财产,就是他派人绑架你的,这两个男子也是他派来收拾我的。”步天明停住了脚步,朝初白芳解释道,他虽然很想杀掉白毛羽,但可不想当着初白芳杀人。

  “李小姐,你别听他胡说,我女儿昨晚被他侮辱,我不过是来为女儿讨回公道的,谁料到他竟然不知好歹,还出手重伤我们几个!”白毛羽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竟然嗖的一声跳了起来,朝初白芳说道。

  初白芳整个人已经愣在那里,白毛羽这个在医院工作了数十年的,好不容易坐上副院长之位的老实人竟然想夺取李家的财产,这也太荒唐了吧?可以步天明的个性,他从来不屑说谎的,而且也没必要骗自己啊?

  这一条消息还来不及消化,步天明侮辱刘院长女儿的消息再一次震撼她的心灵,昨天进来看望步天明的时候就看到白雪灵满脸羞红,难道真的发生了什么?一想到两人要是真的发生了关系,初白芳就感觉心中样子很剧痛,可脑海中却再一次浮现出步天明冒死救她的情景,一时间,她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李小姐,你要是不相信,我那有证据!”此时性命攸关,白毛羽也没有多想自己在特列病房安装摄像头到底居心何在。

  “证据?什么证据?”初白芳有些茫然的问道。

  “李小姐,请跟我来,叶先生,你要是不介意的话也一起来吧?我到要看看你到底怎么给我一个交代!”白毛羽得意的朝步天明道,完全忘记了刚才的惨样。

  步天明冷笑一声,跟在几人身后朝白毛羽的办公室走去,证据早被老子销毁了,还怕个鸟,到时看你怎么死的。

  众人一起来到了白毛羽的办公室,初白芳还处在麻木之中,她实在不愿意相信步天明会和其他的女人发生任何的关系,或者说根本就是不愿意步天明和其他的女人有关系,无意的看了步天明一眼,发现他嘴角的冷笑,忽然放松下来。

  是啊,他是自己的学生,作为老师自己怎么能够不相信他呢或许他有些不良嗜好,但绝对不会做出糟蹋少女这样的事情来,而且从昨天白毛羽女儿的神情来看,也不像是受到侮辱的模样。

  那白毛羽呢?他为何要中伤步天明呢?难道真的因为他参与了绑架自己的事情被步天明发现,所以想杀人灭口?现在被自己撞见,才恶意中伤?想到这里,初白芳看向白毛羽的目光也充满了憎恨,女人就是这样的生物,一旦心中认定一个人是坏人,那他就一定是坏人。

  白毛羽可不知道自己在初白芳心目中已经成为了坏人,要是再拿不出一点证据的话,将会从坏人升级为罪人。

  麻利的打开电脑,直接点播放视频文件,然而,屏幕上出现了特列病房的环境。

  “咦,这不是我的病房吗?难道我的病房有监控录像?”步天明一脸的惊讶,不过都是假的。这虽然是自己病房的视频,不过却不是昨天看到了那个,所以他根本不担心。

  “刘院长,这是怎么回事?”初白芳也是一脸的冷笑。

  “这……”白毛羽这才意识到自己在特列病房安装摄像头是极其严重的事情,可一想到好戏就在后头,到时初白芳未必有心思追究这件事,索性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继续说道:“这件事一会儿再说,李小姐还是先看看吧!”视频播放的正是特列病房,里面方明,褚思瑶等人都在,那是昨天中午的事情。白毛羽看了一会儿,见不是昨天那盘,忙又取出光碟,放上另外一盘,依旧是病房的景象,不过却是晚上的事情。

  初白芳脸上的笑容却是越来越冷,而白毛羽的心跳也越来越快,额头上更是挂满了冷汗。

  “怎么没有呢?怎么可能没有呢?”白毛羽一边喃喃自语,一边找着光碟,甚至连白雪灵进入房间的那些画面也都在,唯独少了激情的那一部分,当时他只想着把这一部分剪切下来,用来要挟步天明,要是步天明不答应的话就让初白芳意外的发现,可现在竟然找不到了?

  终于,办公室的所有光碟都被他播放了一遍,其中还有不少小泽玛利亚的经典名著,这让初白芳一阵脸红,可心中的愤怒却更加的深刻,对于白毛羽的认定更是坏上加坏,外表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白毛羽竟然是这样的人,都五十多岁了,竟然还有这等嗜好。

  “白毛羽,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可说?在我病房安装摄像头,不是监视我是什么?还有绑架李小姐的事情,马上说出你的同伙,否则……”步天明冷冷笑道,双拳握在一起,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我……李小姐……我……我没有说谎,我去叫我女儿来,阿彪,快去叫我女儿!”白毛羽还想着最后的挣扎。

  这时步天明却是一紧,要是白雪灵真的来了,他可不会否认,到时初白芳又会怎么看待自己?

  “刘院长,那个小护士早上就已经离开了医院,不知道去哪儿了?”刚才被步天明狠狠揍了一顿的那名保镖眼见白毛羽已经彻底的失败,聪明的选择了阵营,说小护士也是为了撇清自己与白毛羽的关系。

  “走了?”白毛羽一脸的茫然,那么听话的她怎么会走呢?

  “哼,刘院长,你不会是哪儿拐骗的少女吧?”步天明冷笑一声,心中却是祈祷:“雪林啊雪林,我对不起你,你一定不要走远,不管如何,我一定要对你负责。”

  “我……”

  “好了,什么都别说了,阿三,你派人……步天明,你做什么?”白毛羽想说些什么,却被初白芳打断,可初白芳还没说完,已经见到步天明一拳朝白毛羽砸去,直接砸在了白毛羽的胸骨之上,隐隐能够听到骨裂的声音,而白毛羽的身子却整个弓了起来,不过这一次并没有倒飞出去。

  “李老师,这一拳是为我一个朋友打的,现在水落石出了,不过他背后还有一个组织,是针对李氏集团的,我想李氏集团应该能够对付的,现在这里也没我的事情了,我先走了!”步天明知道初白芳心软,是绝对不可能做出杀人灭口的事情的,索性自己帮忙解决掉。

  这一拳不会让白毛羽当场毙命,却彻底的粉碎了他的心脏组织,绝对活不过三天,除非神仙下凡。

  说完了最后一句,步天明转身朝门外走去,脑后的那条小辫子甩来甩去。

  “步天明……”初白芳心中再一次被深深的感动,他不仅救了自己,还拯救了自己的家族,可现在他却什么要求都没有提出。

  “啊,还有事情吗?老师?”步天明停住了脚步。

  “你的伤口……”初白芳喃喃道。

  “呵呵,已经没事啦,要是有事也不可能打倒这两个家伙!”步天明朝阿彪和另外一个保镖努了努嘴,示意初白芳不要忘记这两个败类。

  “呵呵,谢谢你……”初白芳甜甜笑道。

  “哈哈,你是我的美女老师,说什么谢呢?我走了!”步天明说完后不再停留,踏出了办公室,朝医院外面狂奔而去,他要找到白雪灵,无论如何也要找到白雪灵,原因很简单,她是他的女人!

  就在白毛羽的阴谋被瓦解的时候,天翼医院后面的一座高楼上,一名身材修长的男子站在落地窗口前,目光看向天翼医院的大门,正好看到从里面奔出的步天明。

  “就是那个少年救走了她?”

  “恩,当时他中了一枪,虽然没有伤到要害,但也流了很多血,却没想到第二天就是生龙活虎的。”男子身后,恭敬的站着一名中年男子,正是绑架初白芳的魏波。

  “这么说他的恢复力不错了?查过他的背景了吗?”

  “查过了,不过却查不出任何线索,只知道他刚从国外回来,目前在步凡高中上学。”魏波恭敬的说道。

  “哦?看来这小子来头不小,给我好好的监视他,并且马上销毁和白毛羽的一切证据,我可不想我那心爱的筱婷知道是我?”

  “已经销毁!”

  “很好,那家伙就是太过自大了,你可要吸取教训,先摸清了那少年的身份再准备下一步计划吧,反正李家的东西迟早也是我的囊中之物……哈哈哈……”男子口中传来了得意的笑声。

  “知道了,少爷,不过我有些奇怪,以您以前和李小姐的关系……”

  “魏波,有些问题还是少问的好!”男子不等魏波说完,直接打断掉。

  “是……是,少爷,我知道了!”魏波吓得一身冷汗,赶紧道歉。

  “那就好,下去吧!”男子挥了挥手,目光却一直盯着步天明,此时他刚好奔过一个拐角。

  步天明跑了许久,根本没有看到白雪灵的身影,心里异常的难受,她为何要离开呢?难道她怕面对自己和白毛羽?

  不行,她一个孤身女子,在这个城市中无亲无故,又能去哪儿呢?自己必须要找到她,一定要找到她。

  掏出了电话,给叶夜打了过去。

  “喂……等等,我碰!”电话那头传来叶夜的声音。

  “不要玩麻将了,马上发动所有的兄弟,给我找一个人,叫白雪灵,就是昨天晚上说过的那个,快,一定要找到他,另外,查查白毛羽的家庭地址在哪儿,我有用,还有,再通知过地虎几个,让他们也帮忙找找,记住,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到!”步天明说到后面几乎是咆哮出来。吓得叶夜等人赶紧推掉麻将桌,开始召集兄弟,他们都意识到,这个女人对自己的老大很重要。

  又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步天明又开始在大街上盲目的寻找起来,可惜海市这么大,又哪里找得到?

  雪灵,你到底在哪儿?你告诉我好吗让我来照顾你?前世的自己经受了太多的苦楚,他深深明白白雪灵这种有着悲惨过去的女人,莫说白雪灵是一个处女,就算她真的成为了万夫骑的货色,他也会好好的安置她,毕竟没有一个人天生喜欢做鸡,她们都有着各自的苦楚,更不要说白雪灵这样从小被人培训的小萝莉。

  麻木的寻找了一天,孤身来到了一个小巷中,身上的衣服早已经湿透和纱布早被汗水打湿,伤口传来的疼痛将他从麻木中惊醒,掀起衣服一看,纱布不知道什么时候再一次被鲜血染红,意识也有些模糊,奔走一天的他身体更是一阵疲惫,竟然控制不住倒了下去,只感觉一阵困意袭来。迷迷糊糊之中,隐隐见到两个身影朝自己走来,来不及看清楚来人的模样,已经彻底的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