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科举之路 > 第六百一十八章 这埋的是谁?

  农家科举之路正文卷第六百一十八章这埋的是谁?甬道内四人影子斜射在百多仕女图上忽明忽暗。

  “商太祖怎会让蒙氏在此守陵?”

  难道,这里面安葬的,有商太祖?

  不可能。

  历代皇帝驾崩,便要承袭祖训埋入皇陵,怎会在此地安葬。

  但若不在此地,为何由蒙氏亲自守陵?

  要知道蒙氏是大商皇室世世代代守墓人。

  这习俗传承了千百年,一代仅一人留守,这里竟然有蒙氏后人?

  他疑惑越来越深。

  “这商太祖不会又是老祖宗老情人吧。”

  苏琉玉提醒一句。

  觉得很是有可能。

  “......”

  姜晏晚不想和她说话。

  “走吧,此次不宜久留。”

  他郑重的提醒一句。

  “蒙氏后人镇守的墓不是你我等人有实力闯的。”

  “为何?”苏琉玉不甘心。

  “我对大商阴阳学派知解甚少,而蒙氏最擅长用五行阴阳之法布阵,他提醒的没错,这内里机关踏错即死,皇上赶紧回吧。”

  看他说的严重,宋彦之也劝了一句。

  “皇上,龙体为重,若有半点闪失,臣难辞其咎。”

  莫逆死死拽住苏琉玉龙袍。

  “主子,属下好怕啊。”

  “......”

  苏琉玉看着这漆黑深暗的甬道,很是不甘心。

  她微微抿唇,却没有上前一步。

  宋彦之看她不动,直接拽住她手腕,准备把她拖出去。

  “等等。”

  苏琉玉制止一句。

  又对着这甬道尽头朗声开口。

  “这位前辈,今日我等非擅闯此地,实则是大魏先帝曾留有遗命,若我大魏逢难之时,便可来此一探究竟。”

  “!!!”

  三双眼睛瞬间看向她。

  一脸震惊。

  “你骗人!”

  甬道内的老头再也装不出高深的样子,痛骂一句。

  莫逆拽了拽苏琉玉龙袍。

  主子,你忽悠过头了。

  有个屁遗命!

  要真有遗命,他大魏能沦落成大齐附属小国么。

  姜晏晚扶额。

  明明是你小子兴致上来要探墓,能不能不要说的那么大义凛然。

  他想揍她。

  大忽悠一脸正经。

  “朕从不骗人。”

  众人:“......”

  够了!

  别扯了。

  “那老夫问你,大魏先帝有何遗命?所探何物?请细细道来。”

  三人又看向苏琉玉。

  看吧。

  编不下去了吧。

  该。

  苏琉玉一脸严肃。

  “不可说,还请前辈速速为我等破阵,时间急迫,耽误不得。”

  “!!!”

  “......”

  “???”

  靠!

  莫逆眼睛瞪的老大。

  主子,你脸皮好厚。

  你让守墓人亲自为你开墓!

  这老头莫不是要被你气死!

  还别说。

  这蒙老头何止是气,他还想揍人了。

  他气势汹汹出现,打量眼前的少年人。

  “你就是骗人!”

  他吼了一句。

  他一出来,三人才看清他的样子。

  衣衫褴褛,脸色枯槁,犹如一颗苍老的朽木,瘦的可怕。

  犹如干尸一般。

  “这位前辈,朕说了,朕从不骗人,我大魏如今正逢兵难亡国之际,若非必要,朕怎可能擅闯此地。”

  喂喂喂!

  什么时候兵难了!

  主子,你刚刚才搜刮了大越,怎么就兵难亡国了。

  这假话太假了吧。

  他看向这老头。

  这要是能信,那就有鬼了。

  不对!

  他眼睛一瞪。

  你个老头怎么还犹豫上了!

  主子骗你的。

  姜晏晚却是了然。

  蒙氏世代镇守皇陵,不可外出,看这年岁便是在此守墓许久,不谙世事。

  自然对外界一无所知。

  果然,这老头也不过犹豫了片刻,便道。

  “既如此,那老夫便带小儿走一遭。”

  “!!!”

  真的答应了!

  苏琉玉松了一口气。

  好险。

  蒙氏老头走在前头开阵,千年古阵随着他枯槁的双手一样带着年久的气息,催动阵法的声音回荡在墓穴,犹如骨节之声咔咔作响。

  老头关闭阵法,便一直打量苏琉玉。

  这小子到底有没有骗老夫?

  她到底有没有骗老夫?

  有没有骗老夫?

  虽说这老头年纪大,但不谙世事,平生唯一一件事就在这墓地里,对这些弯弯道道心机什么的压根不知道。

  所以才特别好骗!

  苏琉玉哪里管他。

  当正中央帝寝墓穴打开那一刻,她愣了愣。

  “怎么会有三个棺椁?”

  帝王墓寝内,赫然摆放三个棺椁!还是用玉石封存,极为奢华。

  要知道,历代帝王墓寝,帝后合葬,生同寝,死同穴,这里应该只有两个棺椁。

  怎会还有一个?

  “怕是先皇夫不幸身死,才会如此。”姜晏晚道。

  若是历朝皇后不幸薨逝,继皇后便也有资格葬入帝寝。

  “但朕从未听闻老祖宗有两位皇夫。”

  苏琉玉疑惑的走到墓坑前,待走近,月明珠的光辉闪耀,映射她眼色一变。

  “主子,你......”

  莫逆看她眼色不对,也走上前。

  “这......”

  姜晏晚脸色也是一惊。

  墓穴正中央的先帝玉棺,并没有先帝,这玉棺里,只躺着一把八尺赤炎枪,枪尖寒芒幽暗,照映众人。

  苏琉玉心中剧震。

  这硕大的帝王皇陵,竟然仅仅埋葬一把赤炎枪?

  什么情况?

  “这把枪......”

  姜晏晚眉宇皱的极深。

  “这是承德大帝的神兵‘龙魂’”

  “臣这次,真的相信了。”

  直到看到这赤炎枪,他才能笃定,这位惠帝,便是一统六国的承德大帝。

  相传,承德大帝出征的佩刃,便是一把赤炎长枪。

  取名‘龙魂’。

  这把赤炎枪,随承德大帝一统天下,枪下浮尸遍野,亡魂无数,所以记载史册,他绝对不会记错。

  “老祖宗兴师动众,只为了埋她的兵刃?”

  怎么可能。

  这得花费多少银子!

  不对!

  等等。

  这里头有东西。

  这墓穴虽暗,但苏琉玉五识敏锐异于常人,她伸手探进棺椁,拿起长枪底下压着一张图。

  “还有图?”

  姜晏晚凑过来,顺着月明珠幽幽暗暗的光,看向这张图。

  这图很大,用羊皮制成,画的是百年前诸国的版图。

  但是要是细看,这图上面标注的山川河道,州府县镇,矿脉石流全部特别细密,甚至......

  宋彦之脸色一变。

  “这是诸国关口兵防图。”

  是兵防图!

  兵防城门,营地环境,撤退路线,进攻路线全部一一标注。

  这......

  这是承德大帝一统天下的兵防图,功成身退后,被埋葬在帝寝之内。

  苏琉玉看着承德大帝进攻路线,拿这这块地图的手略略有点不稳。

  老祖宗。

  果然牛逼。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