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爆裂天神 > 第524章 不敌一刀

  相比起楚咸亨的心态爆炸,林楚君身边的三女的心中则冒出共同一句话。

  要不要这么帅啊……

  赤妖正宗在星源牵引下,旋转着落入苇的左手掌心。

  反手持刀,横于眼前,血红刀锋映出男人那双澄澈眼眸。

  特别是当这柄妖异的太刀落入苇的手掌后,苇先前所表现出的慵懒、潇洒、漫不经心……全都消失不见。

  这一刻,他整个人的精气神仿佛都融入刀锋之中。

  那柄妖异的赤妖正宗,仅仅注视便让眼睛无比刺痛了。

  “一刀。”

  嗯?

  苇平静的话让对面的楚咸亨一愣,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我说,屋内7人,屋外23人,一刀即可。”

  刀锋遥指楚咸亨,苇平静的像个冰块。

  但是那话却带着仿佛这世界上最猖狂的挑衅,却偏偏让听者升不起辩驳之心。

  楚咸亨的大脑嗡的一声。

  他楚咸亨不大不小,在这四九城算是个有牌面的人,五年时间混成了燕都之豺高洪极的半个心腹。

  凭借的是什么?

  他的心性、狠辣、实力。

  他不是没卑躬屈膝过,不是没给人当过狗。

  但这一切,在他傍上高家这棵大树后,都成了永远的过去时。

  但现在,为什么深藏心底的那种羞辱却如火山般井喷出来,刺激的他呼吸粗重,眼眶发红。

  心惊,因为不多不少,连他在内,屋内屋外一共三十人。

  心颤,因为对方展现出的那种对生命的漠视,他只在高家那些眼高于顶的大供奉眼中看到过啊!

  羞辱,则是苇对他表现出的平淡至极的俯视。

  “……这里是四九城,这里是燕都,这里是我楚咸亨的大本营,你敢对我出手!?”

  “有何不敢?”

  苇奇怪的看着楚咸亨,在说完这句话后,俯身。

  这一刻,以他为圆心,楼上楼下,屋内屋外。

  三十米内,人物皆寂。

  那是恐怖到近乎泰山压顶般的星源力。

  甚至厨房燃灶上的熊熊火焰都猛地熄灭。

  实力稍强者尚能将眼前一幕映入瞳孔,实力微弱者大脑已然一片空白。

  如果说陆泽对万物的漠然尚且带着一抹游戏人间的意味。

  那苇对生命的漠然,则是来自一名钢铁直男对唯一理想的追求。

  “吾心吾行,澄如明镜。”

  赤妖正宗,自刀尖起,如水一般的微弱光华流动浮起。

  朝阳霁月,无所不斩,无所不断。

  ——【红霞斩】!

  已然登临九境剑道之巅的苇,在燕都这座重兵把守诸多家族林立的要地,毫无犹豫的再次用出那一式……曾在那个男人面前铩羽而归的华丽斩击。

  夏虫不可语冰,不见首领不知山高海深。

  再者,主辱臣死。

  自己不死,那只能请对方赴死好了。

  苇耿直的思维在不到0.秒的时间里便理清了其中关系。

  所以,这一刀出的丝般顺滑。

  刀锋细细,切过空间。

  一点红芒寂静浮现,似凭空切出的伤口。

  这一刀在方一妃、董佳等人眼里看来,甚至还有一些秀气,只是姿态漂亮了许多。

  当然,这名【苇】先生的背影超帅。

  只是,她们不知道……

  当赤妖斩击的一刹那。

  岐黄大街的一公里之外,数道人影猛地抬头。

  “不好!”

  轰。

  房顶被撞的粉碎,数道人影接连冲出,其中甚至还夹杂着两道踏空而行的人。

  ……

  刀斩日月,红霞漫天。

  出刀即收刀。

  赤妖归鞘,一刀居合。

  当苇侧身对着林楚君微微点头致意,便向前一步迈出准备离去时。

  这一式红霞斩的所有刀气,彻底展现。

  眼前的人、远处的屏风,更远处的墙壁、窗棂,还有那些挂在窗外讨喜的灯笼……

  无声无息浮出一条细线,悄然滑落。

  轰的一声,那是半座楼体坠地的声响。

  街道外,或者偷偷注视这里,或者隐匿于墙后的23人,生机全都定格在那满天红霞透出的一刹那。

  “尚不敌我一刀之居合,又怎敢妄言。”

  苇踏着半座废弃的徒手餐厅登上天空,在下方近乎石化的三名女生眼中,揉身挥刀。

  这一次,所有人都清晰看到。

  那是一道长近20米的气刃。

  携着劲风刚刚落向此地的八道人影,只来得及把兵器挡在身前,便被崩向百米高空。

  好似巨人挥击,随手拍飞几只鸟雀那般轻松写意。

  苇当之无愧的站在了最高空。

  脚底踏空泛起涟漪的那一刻,他的眼神扫视半周,最终定格在南之正南,嘴角浮起一丝冷笑。

  终于把所有的大小棋子都调动起来了么?

  很好。

  这种规模终于勉强能够比得上迷雾笼罩的深红区域了。

  修行一事,最不能浪费。

  于是苇看准驾驶着近地小型飞行器冲来的高家战卫,两步挪移间便跨越超过四十米的空间,旋身落在飞行器之上,赤妖随手没入驾驶舱。

  那失控的飞行器带着静立于上方的苇,失控坠向南方城墙之外。

  什么布局,什么后手,什么阴谋。

  在这位冷酷的钢铁直男面前,用最简单的两刀便全都了事。

  林楚君嘴唇微张,她的思绪也有些混乱。

  所以,她家的那位大王,究竟带出了多少怪物?

  ……

  “天杀的啊,丧良心啊,什么仇什么怨拆了我这十年老店!”

  只听到楼下一声长吸气,随即便是一连串悲愤欲绝的怒骂声。

  窦梦颜色复杂的看着眼前那“静止”的七人,和身旁同伴对视。

  无论董佳还是方一妃,都微微摇了摇头。

  显然,她们是见识过生死场面的人。

  面前的楚咸亨,显然已经没了气机。

  在那个男人一刀面前,死前的惨叫都没有资格发出。

  连死亡都没有尊严。

  人世间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于此了吧。

  “我们走。”

  反观林楚君,在之后表现出的却最为镇静。

  迷雾笼罩,个人武力如井喷的时代一旦降临,规则的围墙便越发摇摇欲坠起来。

  成为偌大财团,千亿帝国的接班人,心性又怎是一般女子可比。

  三女点点头,当和林楚君一同下楼后,却发现手心已然满是冷汗。

  “刚刚那位大帅哥……你真找了小男人?”

  窦梦看了看林楚君,干巴巴的问道。

  “他?”

  林楚君奇怪的看着闺蜜。

  “我家老板还要霸道的多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