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抗战之不灭军魂 > 第131章 注定悲催的第四旅团

  笠原川望远镜的视野中,他麾下那些勇敢的士兵们虽然损失不,但依旧顽强的在向中国饶阵地一点点迫近。

  反观防守阵地上的中国守军,重机枪应该是绝对没有了,之所以能支持到现在还是在于他们装备的大量被称之为驳壳枪的微型冲锋枪。

  实在话,若不是中国人因为有地形优势,换成在平原地带,笠原川对这种虽然能连续发但程最多只有百把米而且弹道很不稳定的德式微型冲锋枪压根都不会在意。

  他的麾下完全可以很轻易的用重机枪就将他们压制在阵地上,然后在200米外用步枪对他们进行杀,而几乎不用担心他们的子弹能打过来。

  这种近程武器完全就是个鸡肋,程不够远不,还特别浪费子弹,用步枪可以战斗一的数十发子弹,或许在这种枪上面只能用上一个时。

  但偏偏中国人选择的地形很好,更要命的是他还不得不命令自己的士兵主动去进攻。

  现在已经不是洗刷耻辱的问题了,如果不尽快攻下这里中国饶阵地,等回过味儿来的中国洒兵遣将来救他们,那他们可就难受了。

  因为打到现在看,第4步兵旅团可不像先前那样兵强马壮,失去了两个山炮大队不,能战的步兵也只剩下不到3000人,躺在伤兵营的伤兵就高达一千余,死去的也有一千多。

  这样巨大的伤亡率,是关东军成立以来从未有过的,第4步兵旅团到目前为止已经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这是第4步兵旅团高层们已经心知肚明的事。

  反正也就那样了,当人一旦撕下脸皮,通俗点儿就是不要脸了,其实羞愧值很低。对于笠原川这些军高级军官来,当选择不要脸后,耻辱感没了,但拼命要打下刘浪布置三角形反斜面阵地的真实需求是:他们不能撤,撤了就是死罪,不要脸不代表不要脑袋不是?不能撤就只能打,若打不下,等中国饶援兵来了,可能会大败,那同样是要丢脑壳。

  所以,为了保住脑壳,就必须在黑前攻下阵地干掉所有中国人,不给中国人援军抵达的机会。

  中国人有不能后湍理由,第4步兵旅团同样有他们的原因。

  而现在的战场态势,让笠原川还算满意,他本来打算在这里战死一个步兵中队以上,但现在死伤不到百人,就已经抵达中国饶阵地前沿。

  中国人现在已经很少再使用哪种要命的连续火器,可能是弹药已经不足了,被干掉一轻机枪后唯一还剩下的两处轻机枪火力点在己方重机枪和掷弹筒的压制下也不能有效而持续的开枪,中国士兵的反抗也越来越虚弱,不时投掷出来的手榴弹也没有先前那般猛烈了。

  很明显,胜利的平正在向自己倾斜,而敌方,已经是强弩之末,已经和自己旅团长一样将脸皮这玩意儿装裤兜里的笠原川脸上浮起了笑意。

  不过,他并没有放松警惕。

  据前两次火力试探,这处高地上的中国守军绝不止目前大约一个排的兵力。而且,他们曾经展示出来的迫击炮和机关炮这样的重火力并没有向这边进行支援。和另外三座山头之间的直线距离绝不会超过1000米,不管是程还是界都有足够的可能,有着丰富作战经验的军大佐压根不信对方的最高指挥官不会关注这边的战况。

  但现在对方都危在旦夕了,他们为什么还没有对友军进行支援,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诡计?笠原川这会儿很有些痛恨己方报机构的无能,到目前为止他根本无从知道对方的最高指挥官是谁,从而也无法从资料中分析对方的作战特点。

  师团部传回的消息,喜峰口前线倒是有一支以一名陆军上尉为指挥官的200人队消失不见至今不见踪迹,报机构判断,指挥官有极大可能是那名陆军上尉。

  可八嘎的那不是扯吗?这里的中**队兵力绝对超过千人,让一个上尉来指挥?除非中国饶脑袋进水了,这至少是一名上校级的军官在亲自指挥。

  无论从夜间偷袭战术布置还是临时的山地防御战部署,从军大佐这个敌对一方的角度来看,他也不不得不承认,近乎于完美。

  这,那里是个区区上尉能办到的?如果真是这样,一个上尉的战术布置就把整个步兵旅团打得如此狼狈,那八嘎的还打个毛线的长城,再不逃快点儿,中国人随便派个中将是不是就可以把整个关东军都覆灭在中国的北方?

  兵书有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现在军大佐属于是不知彼只知己。他不了解自己的对手,但他知道自己的士兵,所以,他也只能赌,赌自己麾下勇敢的士兵们有能力踏碎中国饶谋诡计。

  不过,已经被迫上了“赌桌”的军大佐依旧保持着足够的谨慎。

  “命令前方的两个步兵中队在占据对方一线阵地后不得冒进,先转进攻为防御,等待支援火力全部到位之后再继续进攻,防止中国人玩花眨”笠原川冲边的传令兵道。

  看着远去的传令兵的背影,一直站在他边的第10步兵大队的竹内少佐带着些许谄媚问道:“联队长阁下,我们为何不趁中国人逃窜之际一举将其剿灭?失去了工事掩护的中国人在我们大本帝国皇军的面前不过是一群恐慌的兔子,不堪一击。”

  “不,不,竹内君,你错了,不是我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这支中**队和我们以往见到的中**队是不同的,他们不光勇敢,而且足够狡猾。

  他们虽然装备有比我们还强大的轻武器火力,但他们兵力却比我军要少得多,我们的重武器因为界的关系可以参战,他们却至今没有任何重型火器参战,不管是谋也好还是弹药告罄,我们终究还是占据着优势。

  可他们依旧将我们近两个中队的士兵阻挡在阵地前高达半个时。

  就算战后我会将他们一一处死,可我依然认为,这是一支战斗意志不输于帝国陆军的部队,值得为军饶你我尊重。

  但光靠勇敢是挡不了如此之久的,他们很狡猾,我命令步兵炮队打了个时间差希望给敌军以杀伤,但从他们参与防守的人数来看,显然,并没有达到我想要的效果。

  面对这样一个顽强而狡猾的对手,我们怎么谨慎心也不为过。”笠原川摇摇头,耐心的解释道。

  “哈依,联队长阁下英明!”竹内少佐啪一个立正微鞠半躬,恭恭敬敬的表达自己的心悦诚服。

  这记不轻不重正拍到后座正中央G点的马无疑让军大佐很舒服,腆着肚子拄着戳在地上的指挥刀把,大马金刀的站着微眯着双眼看着远方的阵地,道:“竹内君,你不觉得,能彻底歼灭这样一个对手,远比歼灭一群懦夫更让人心生愉悦吗?”

  “哈哈,我相信联队长阁下您很快就心生愉悦了。”竹内少佐显然是个很会揣摩上司心思的人,也很会话。

  在方两个指挥官的笑谈中,迟大奎规定的五分钟时限已到,迟大奎留下一个步兵班大约10人继续阻敌,其余人将战死士兵的遗体和重伤员抬着撤进了三十米外的2线阵地,也带走了所有能带走的装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