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尽源生灭 > 第一百零五章 白玉巨树(五)

  褚干身心骇然中,看着前方钱风四人,还在缓慢向着白玉巨树顶端攀爬的身影,随后强制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必须冷静,此刻他需要考虑很多事情。

  就在这一瞬间,褚干脑海再次,蓦的传来一股暴风般的恍惚感。

  随后身体,再次有了一种,不受自己控制般的感觉,目光更是忍不住,想要继续向着白玉巨树顶端看去。

  如此一来,褚干之前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的心神,又一次提到了嗓子眼。

  连续深呼吸后,褚干双眸爆发精光,把自己如同粘上强力胶的双目,从白玉巨树顶端人影移开。

  此刻褚干必须要保持冷静,他知道,五人中,如果就连自己,也被白玉巨树顶端上的人影控制。

  到时候,五人会发生什么事情,实在不好讲,多半不是什么好事情。

  没有多想,在双眸移开人影身上的刹那,褚干体内灵气疯狂运转,紧跟着,褚干可以听到,自己体内,连续传出噗呲般的声响。

  如同绳结被打开一般,束缚在身心上的力量,蓦的减轻了不少。

  见到有效果之后,褚干也不管灵气消耗程度,如潮水宣泄,对身体发出冲击。

  很快,那股束缚身心上的所有力量,全部消散一空。

  其实褚干也没有想到,他只是打算先运转灵气试一试,想不到,居然可以起到这么好的效果。

  但此刻,褚干显然也没有心情,去考虑这样的问题,他必须第一时间救人。

  想到这里,褚干双眸爆发精芒,灵气喷涌,身体向上一跃,连续借助白玉巨树枝干力量,几个飞跃之后,来到还在无意识,向上攀爬的四人身后。

  褚干看到了爬在最后面的令夏,正准备用手按在令夏肩膀上,想让令夏从失魂状态,清醒过来的时候,整个人突兀一怔。

  就连按在令夏肩膀上的手,也滑落下来,身体被禁锢在白玉巨树上。

  他的脑袋,昏昏沉沉,就像是吃了迷药一般,无法施展任何气力。

  之前有恍惚感预警,但现在可能是距离上的原因,直接从恍惚感跳过,进入到沉醉当中。

  沉醉的时间很短暂,没有褚干想象中那般,自己身体被彻底控制,然后和钱风四人一样,向着白玉巨树顶端攀爬而去。

  甚至他脑海清明一片,只是目光,却无法从白玉巨树顶端上的人影移开。

  随后他看了一幕幕,难以忘记的记忆。

  他看到了,那坐在血红莲花台上的人影。

  此刻人影身上的红色光泽,已经消失不见,露出了自己的尊容。

  赫然就是彩绘壁画,包括钱风讲解,幻境中出现过的绝对主角人物,仙风道骨般的白衣老者。

  地越宗壁画上,幻境中出现过的人物,不用想,也是极为久远的人物,甚至年岁,超过褚干想象。

  但是如此久远,很有可能早已死去的人物,居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这一瞬间,还是让褚干,感觉到极为不真实。

  就在褚干还在惊疑中,忽然,整个人感觉如同坠入冰窟,身心刹那奇寒无比。

  这种感觉的源头,正是盘膝坐在莲花台,褚干双眸中的白衣老者,那一动未动的身影。

  白衣老者身体没有任何动静,甚至没有睁开双目,但褚干能够感觉到,自己好像吸引了白衣老者的注意力。

  甚至有一种正在“端详”自己般的感觉,带着一丝丝奇异气息。

  好像不是在看人,而是再看一个器物,一个让他好奇,珍奇宝物一般。

  白衣老者闭眼“端详”了好一阵,褚干心惊肉跳中,全身早已冷汗淋漓。

  接下来的时间,褚干感觉自己仿佛度过了,一个世纪般的煎熬日子。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间,白衣老者才收回了“双目”,褚干身体也轻松了下来。

  还没有等到褚干呼出一口气,想要缓和心神的时候,突然,他看到了白衣老者居然睁开双眸,双眸内散发的光彩,还在自己身上。

  之前闭着眼睛“端详”着自己,已经让褚干心神几乎崩溃。

  现在忽然睁开眼睛端详自己,而且是一双,自己难以理解的双眸,实在让褚干无法承受。

  几乎下意识,褚干就想要闭上双眼,或者转过头去,不去看白衣老者那双奇异的眸子,却是无法做到。

  无法避让,就只能对视。

  但随着时间流逝,褚干轻疑一声,他感觉到了怪异

  此时此刻,自己和白衣老者睁开的双眸,对视的时候,除了身体发寒中有些颤抖,但反而没有了之前,那种恐惧胆寒般的感觉。

  但是如果真要说起来,此刻的白衣老者,绝对要比之前恐怖百倍。

  因为白衣老者双眸当中,释放的不是正常人的神采,而是两团火焰,赤红色的火焰。

  这种火焰能够蔓延,就连白衣老者头颅,渐渐都被赤红火焰蔓延后燃烧着,看上去极为的诡异,如同地狱恶灵。

  这种火焰,褚干十分的熟悉。

  虽然颜色不同,但是褚干一眼就能够认出来,和蔚蓝色火焰生物,散发出来的气息,几乎一模一样。

  虽然褚干知道,眼前自己看到的赤红火焰,和蔚蓝色火焰,肯定有着差别,但是对于他的感觉而言,相差不大。

  如同一个普通人,被炮弹或者导弹同时瞄准,其实感觉都是一样。

  但同时褚干有了无比的疑惑,为何白衣老者头颅内,会有这种恐怖的火焰存在。

  这种恐怖的火焰,为什么,没有毁掉白衣老者的身体。

  褚干可是亲眼看到,凶雕被蔚蓝色火焰,化作灰飞般的凄惨模样。

  而且之前火焰生物,没有从白衣老者头颅钻出来的时候,并没有给自己,不和谐般的感觉。

  刹那间,褚干脑海电光一闪,仿佛明白了什么,明白了人影模样的白衣老者,其实已然坐化,赤红火焰生物,才是现在的白衣老者。

  想到这里,褚干冷汗浸满额头:“不会吧!怎么可能!”

  如果赤红色火焰,是白衣老者,现在存活下来的特征。

  那么说,很有可能,蔚蓝色火焰生物,也是曾经地越宗修士,现在存活下来的特征,他们没有死,而是以另外一种状态存活。

  为何会变成这样?他们会什么,要以这样的方式存活下去。

  如果可以转世轮回,他们以这样一种状态存活,定然是无**回转世。

  当时以白玉巨树为主体,施展的最后一次仪式,到底发生了什么?

  难道是七彩光芒,让他们变成了这个样子吗?

  当褚干感觉到赤红火焰,就是现在的白衣老者之后,一瞬间,脑海延伸出来太多的疑惑,这些疑惑,已然超过了他的认知极限。

  就在褚干无法理解眼前一幕的时候,脑海再次传出一股无法抑制般的恍惚感。

  随后他看到了自己周围的环境变了,白玉巨树变了,上面没有钱风四人的身体,所有之前看到,或者没有看到的景象全部都变了。

  但褚干几乎只是环视一眼,全身瞬间冰凉下来。

  之前暗无边界,如同虚无世界般的模样,不复存在,白昼一般的光线,笼罩此刻所有景物。

  这种光线,褚干如何不熟悉。

  就和原来的世界,响午时间,一个样子,可以看到万物所有色彩。

  白昼一般的光芒笼罩下,褚干能够看到,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一处庞大到,无法形容大小的空间,大小超过原来世界数十个足球场大小。

  庞大无比的空间周边,还是青砖砌成,足有千米高度的一层层台阶上面,盘膝坐满了人影。

  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甚至还有孩童,服饰极为不同,看上去很是杂乱,不过动作,却是极为整齐,闭目中,盘膝而坐。

  除了台阶上的人之外。

  就连整个空间内,平地广场,除了五角星盘以外的地方。

  全部盘膝坐着,同样身穿奇装异服的人群,他们保持一个姿势,只是神色上却是各有不同。

  大部分人脸上散发出来的神情,褚干能够看出来一些,正是对于未知的恐惧,一种无法抑制,从心底散发出来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