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北斗以南一人而已 > 第十八章 挈领提纲 (6)

  在旁边静立多时的王管事突然接话道“主子,小人家便在大运河入钱江交汇处左近的盐官王家村。村口那有一大片空地可作晾晒用。”

  “甚好,烦请李公子令人准备大量的石灰石、粘土还有炼铁后剩的矿渣,还要多准备些帆布。”

  “不知伊兄有何用途?”李秦被伊凡绕得云来雾去的,有如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伊凡一板正经地回应道:“山人自有妙计,隐者暗得玄机。劳驾李公子,宋管事陪我随王管事将货物一并运至王家村,自然什么都明白了……”

  第十九章旁征博引

  伊凡使人将朵朵叫到内宅,低声嘱咐着:“从今儿起,咱便住在此宅子的一进院内。家里的余银不多了,小叔要跟此宅的主人一并到盐官办事。”

  朵朵与伊凡从院子村相识至今不过月余,一路上朝夕相对,小叔对她关爱有加。突然要分别,朵朵早已泪流满脸,哽咽地说:“小叔,您不要朵朵啦?不要卖了朵朵。家里没钱粮的话,朵朵可以出去做工,缝衣、刷碗朵朵都会做的……”

  伊凡用手摸着朵朵的脑袋,笑着说:“说什么傻话呢,你这小鬼怎这么敏感呢。小叔先前和你说过‘你唤得我小叔,往后咱两叔侄便相依为命,一起凑合着过日子。只要我有一口肉吃,绝不会让你啃骨头。’朵朵这么懂事,叔怎么会把你给卖了呢?小叔真的是随这大宅的主人出去办些事,约莫十余天便回。”

  “您就不能带上朵朵去?朵朵可以给小叔您斟茶递水,洗衣做饭……”朵朵止住哭,将信将疑地问道。

  “那便是这所大宅的主人李秦李公子,你对他的第一印象如何?”伊凡并没有正面回应,他指着正忙里忙外的李秦对朵朵说。

  “他是这所大宅的主子,定必有很多钱。”朵朵不假思索地应道。

  “有钱能使鬼推磨,李公子的生意可以花大价钱请掌柜、请帐房先生和佣工。叔的家底还剩多少你心中有数,所以这回叔跟李公子到盐官那走一转赚点本钱。等叔回来了就弄个衣饰店,让你当个管帐。”

  “小叔您肯定是在寻朵朵开心。朵朵不识字、不会数,怎么能当管帐的啊。”

  伊凡望着朵朵认真地说“有个姓陈的长者曾说过‘丈夫有德便是才,女子无才便是德’;意思是妇女无须有才能,只需顺从丈夫就行。

  更有甚者会认为‘男人拥有聪明才智可以成就事业,女人拥有聪明才智则不仅不是好事,还会成为搅乱天下、祸国殃民的根源。’

  这两句话简直就是在放屁!在我家那边并没有男尊女卑这说法,男女是平等的。女子跟男的一样能入书院学习知识,能入伍从军,能参与处理正事。朵朵并不比其他人要差,在乎的是你是否走出这一步。

  小叔这段时间会非常忙,没空教你识字计数。你就跟在陈三爷身边,留心学他是怎样记帐,怎样安排佣工做事等。总之,不要怕累怕苦。能吃得这人世间的千辛万苦,才有机会收获功名富贵,成为别人敬重、爱戴的人。”

  朵朵父母双亡,在院子村邻近的农庄做帮工每日起早睡晚,从来没有人为她规划未来要走一条什么路。如今眼前这位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小叔突然说出些推翻千百年来,早已在人们脑海里根深蒂——男尊女卑的说话;使她呆立原地久久不能平静。

  “朵朵?在想什么呢?”伊凡将朵朵唤醒,从怀里掏出钱袋塞到她手中并说道:“给盛昌行童先生牙费时,多给他一两银子作辛苦钱,估计还要得常多和他打交道呢。还有你到中和楼结清房费,将陶先生也寻来。一进院这么多房间,就两叔侄住实在浪费;人多会比较热闹。”

  正当伊凡、朵朵叔侄二人对话时。李秦已将众人的工作安排好,他走至几前右手抽起茶盏,左手抛起茶盖正欲饮下。突然哎呦一声,将茶盏重重磕回几上,满面怒容地朝门外的女佣喝道:“多少天没给换水?都开始冒泡啦!”

  李秦给伊凡的印象一向都是温文尔雅的形象,此时突然向下人咆哮不禁让伊凡好奇起来。他稍稍欠身望见茶盏中泡满已浮起的葡萄干,或是放置的时间过长已泛出泡沫。伊凡望着李秦的黑脸不禁噗哧一笑,站起拱手说:“恭喜李公子,贺喜李公子!”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还喜什么啊!”李秦不好意思冲着发脾气,只好将怒火发在从外匆忙走入脸相尚且雏嫩的女佣身上“你别杵在那碍眼,快把这茶给倒啦!”

  “哎,别倒别倒,这可是好东西呢。”伊凡制止着女佣的动作继续对李秦说:“禅宗的说法‘佛观一钵水,八万四千虫。’这杯葡萄干水里就有许多类似的小虫子。”正说话间伊凡无意中瞥见站立在李秦身边的女佣突然全身一震。心道八万四千虫不过就是些细菌罢了,至于怕成这样?想到此处,不禁为世人的愚昧无知而被统治者及宗教奴役而感到悲哀。

  想及于此,伊凡用力将脑袋晃得几下以将这个念头驱除,接着说:“事情就这么凑巧,这茶盏内发泡的水里长满肉眼看不见的酵母;往后用上它的地方可多呢。”

  说着,伊凡对着女佣客气地说:“这位姐姐,能麻烦您帮忙拿个小酒坛子及一些面粉来,让我喂一下虫子嘛?”

  女佣被伊凡叫唤为姐姐,或许受宠若惊又或是李宅家规甚严;她一时呆立在原地、手足无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