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剑归来 > 第五十八章 挑衅

  一剑归来第一卷剑仙残魂托志山河重启剑宗第五十八章挑衅“一个孩童能成什么大事,难道今日我众元婴修士要听一个小孩子摆布不成?若说枯道子主掌大局,我自然听从吩咐,可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孩童,竟然在此大言不惭,难道欺我山河镇无人呼?”桑寄莲听闻外面叫嚣之声,心中更加意难平。

  妖魔占据山河镇,他们流离失所,本就一身怨气,今日众人商议灭魔大事,不想最终让一个孩童来掌管如此大局。修士之命,且非儿戏,若听从叶落之言,众人生死一战,若败,且非永无翻身之日,当下权衡利弊,绝不认少年为主。

  “桑院主此话差也,我今日能够让位于宗主,自然有一番道理,少年虽小,然实力出众,我却亲眼所见。当日剑谷一战,我家宗主舍命而出,此番我三人能够平安归来,宗主之功可谓甚大,若非宗主在,只恐我还在剑谷深渊之下。三州之中,实力为尊,你怎能如此?”

  见桑寄莲言语相持,枯道子起言欲平息干戈。

  但见桑寄莲并不领情,“若说实力,只有枯道子以及白冰公主所见,我自是不知。倘若这少年真有这般实力,倒是展现一番,让我这孤陋寡闻之人瞧瞧,看看这大千世界到底有如何厉害之人物,小小年纪能够执掌剑宗”。

  “这个、、、”枯道子望向正位的叶落,他适才也是说过,三州之中,实力为尊,眼下若叶落不出手,只恐难以服众。但他甚至叶落心性,出手之间必有损伤,无论何人受伤,都是大家不想看到的,“我看此事还是不必,而今妖魔在前,若是我们在此内斗,且不是让他人笑话,眼下之事,是团结一致,共抗妖魔才是”。

  “哼、、、”桑寄莲冷哼一声,拍桌而起,“莫不是这少年怕了?今日我桑寄莲不才,愿意领教剑宗宗主之威,若能服我,我自此听从之命,毫无怨言,若无真正实力,只懂得一些纸上谈兵之理,我们众人也及早散去,何必在此多费口舌”。

  真是一个暴脾气的副宗主,空口说无凭,唯有手上显真章,也算的是女中一豪杰也。

  “休要过分了,叶落乃是我剑宗宗主,岂能和你动手,若你不服,我枯道子愿意分配,倒是要领教一番山岳院之道法秒门”。

  枯道子见此,也是起身相对。桑寄莲此番话语,已然不是个人试探叶落的实力,而是她在挑衅剑宗一个门派,他本想以理平息,却不料这桑寄莲甚是嚣张,竟敢直言与宗主一战,且非小瞧他剑宗不成。

  “难道剑宗宗主无能,胆怯不成?”桑寄莲冷笑,“不过也可,若宗主无这个能耐,我倒是可以退一步,只要他从这正位上走下来,我们重新选定主持大局之人,以我看来,我山岳院院主青玄子实力强大,且也不失是一个主持大局之人”。

  此一番话倒是又饶了回来,说了如此之多的话,眼下之意,是想让青玄子坐于上~位,还真是找的一个好理由啊。叶落见此,嘴角淡笑,眼神之中却是露出一丝鄙夷,“据我所知,当日剑谷一战,青玄子前辈也曾在场,后被妖魔所伤,怯战而逃,而今端坐我剑宗大殿之上,你山岳院也敢如此大言不惭,说什么不失为主持大局之人,若是让一个见祸避祸的人主持大局,只恐众修心中难平吧”。

  青玄子在一侧本幸灾乐祸,谁知叶落旧事重提,揭起自己的伤疤来,当下脸颊通红,尴尬异常。

  当日在剑谷自己的确是被妖魔所伤,不过并无大碍,那时战局混乱,眼见二十多位元婴修士被妖魔斩杀数人,她心中知晓已然不敌,故而炸败逃走,只是当时并未见到少年叶落,不知他是从何得知此事。

  在场之人诸如潜元魁、弓阳文之众闻言嬉笑,他们却也不知,不成想青玄子竟然是个见势不妙就逃走之人。自前叶落三人众未归之时,青玄子夸夸其口说自己如何与众元婴攻杀妖魔,而今真正经历之人而来,道出许多事情真~相,却是让其尴尬非凡。

  相比之下,青玄子的自说自夸以及叶落的如此豪言来讲,他们更愿意相信后者,毕竟在场的有枯道子、以及炎龙城公主在,他们两人眼下并未出言说叶落之言有虚,定然不假也。

  “你休得多言,一个欺世盗名的小童,竟然也敢如此。若真有胆量,你我较量一番”桑寄莲怒道,不成想这少年竟然反过来诋毁自家院主,着实可气也。

  “以我看来,桑寄莲你莫要太过分了。今日之事我等皆是前来商议灭魔,你若是再纠结不清,耽误下去,毫无意义。适才听闻剑宗宗主既然心中已有良策,我等也将听从,各自联络有生力量,团结一致,先灭妖魔为重。若是在此内斗不止,只恐凉了人心啊”弓阳文当即也出来平息干戈。

  “我也觉得文道友说的在理”潜元魁附言道,之前曾得罪叶落,而今这个时刻,他倒是也会做人,出来说好话,“我观少年也是稳重之人,虽年纪不小,心性不错。今又身为剑宗宗主,实则乃是实至名归,若你山岳院如此胡搅蛮缠,且不坏了大事”。

  若说弓阳文的一番话是出来和解,那潜元魁的一番话就是明显偏向叶落。

  二者之意,必然是先止内斗,欲图妖魔也。

  但见两人出言,桑寄莲也不是无脑之人,若是再闹下去只恐引起众怒,当即大笑道,“剑宗宗主也不过尔尔,但见诸位之面,我权且不谈”冷哼一声,当即转身欲走,“你们尚且不知妖魔凶狠,我却也不愿与众位在此送命”。

  看着桑寄莲转身欲出,叶落双眉一皱,“你说我叶落不过尔尔也罢,但你今日话及剑宗,我却是倒要领教一番你山岳院的至高法门了。曾在清河村听谷修士之言,山岳院乃是山河镇大院,能习得至高道法者乃是有缘人,我叶落不才,今日倒是想见上一见,不知是所言非虚,还是言过其实也”。

  一言而出,惊动四座。

  桑寄莲本欲踏出大殿的步伐停下,自己没听错吧,这少年竟然应战了?

  “真不愧是剑宗宗主,还倒是有几分胆量,适才是我看走眼了”桑寄莲转身笑道,“既然如此,那便让我瞧瞧你有何实力”。

  见到叶落应战,当即来了兴趣,她倒是要看看这少年有何手段,竟然敢位居剑宗宗主。

  潜元魁以及弓阳文两人面面相觑,本以为就此了结之事,这少年却是话锋突转,不知是有真实力,还是假做作,当下一战,可辨真假。

  他两人也是乐在其中,自然有人不识大体,与剑宗结梁子,他们也倒是无所谓,权且看看这剑宗到底有何底气。

  “瞎显摆”白冰一直未言,但见两人之势,当即淡淡说了一句,自是觉得叶落此刻应战,实则乃是显摆实力。

  桑寄莲不知叶落实力,她且能不知,与妖魔一战,后剑谷深渊,此少年之顿悟剑道之速度,简直可怕,段段时间不知在剑道上有了多少突破。

  枯道子看着桑寄莲摇了摇头,暗叹一声,宗主之脾气来的甚是奇怪,不过自己好像有些习惯了。

  在主殿之外的一处巨大空旷之处腾出地方,而落于灵台山的众修士听闻有元婴修士要比试一番,当下争相观战,未及两人到达,便是将整个空旷之地围个水泄不通,远远观去,这聚集于灵台山的修士足有三五百之众。

  青玄子以及桑寄莲两人先出大殿,“寄莲,此少年不可小看”两人同行间,将两张符咒交于其人。

  彼此对视一眼,皆是知晓其心,“放下吧,只不过一少年耳,还能有通天修为不成?我观其身无灵力,不过是虚假之辈也”。

  两人相随,但见其后众人而出,也不说话了。

  白冰顾得众人而出,也不去凑热闹,此事又不关己,倒是落得清闲,谁胜谁负也无什么,只不过以少年的实力难输。

  “快让开,院主和副院长来了”见到青玄子以及桑寄莲两人先到,山岳院的一众弟子急忙让开路来。

  其中之人,便是有山岳院长老谷幡子,以及自清河村而出在山岳院修炼的孔秋之众弟子。

  见到其院主、副院长无不心有敬仰,元婴阶段的修士对于他们这些筑基的修士来说便是神明一般的存在。

  而后,更是叶落众人缓步而来。

  “宗主,此番出手,别下死手,若是将其副宗主打死了,只恐山岳院众人作乱”枯道子一脸笑意戏觑的道。

  只怕自己的宗主下手无个轻重,若是将那桑寄莲打死了,且不是坏事了。

  在侧的潜元魁、弓阳文以及习浩几人闻言,皆是满脸疑虑,枯道子也是好几百岁的人了,怎的也说出这番话,况且少年实力真的如此之强吗?能够将一名元婴修士打死?

  被枯道子的这一番玩笑话,倒是引得他们甚是不解,少年究竟如何实力。

  “枯老放下,此乃是比试也,我知轻重,况且山岳院好歹也是一个学院之门,谁胜谁负还不知晓,我自当全力应战才是,你怎的如此怕我赢?”

  “宗主啊,不可全力,稍微用力则可”枯道子喊道,但见叶落已然是走出人群,向比试之地而去。

  其下山岳院众弟子在为副宗主涨势气,不过见到少年之容貌,谷幡子以及几名弟子当即哑言。

  “那、、、那好像是村里的叶落”

  “不是吧,他怎么会在这里啊?”

  “我也觉得像,不过他不是白发啊,肯定是弄错了”

  “怎么弄错了,你看他那容貌,就是我们村的叶落”

  “还真不会是那小子吧”谷幡子一脸错愕,揉了揉眼睛,看着那站立在场中央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