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国术大宗师 > 第三百四十六章:国术宗师(大结局)

第三百四十六章:国术宗师(大结局)

  南天带着几个人返回了大厅,看看四周的火势,只有侧门还没有完全烧起来,于是南天带着人向侧门跑去,不过,冲到半路,就发现了困难,两边的都着起了火,不过,现在火势不大,硬冲过去还是可以,但是不知道前边怎么样,南天突然想到,这里是会所的包房,每个房间都应该会有卫生间,将身体弄湿,然后捂住口鼻,逃出去应该不成问题。

  几个人也明白了南天的意思,各自到包房中淋湿自己,然后跟着南天一起冲了出去。

  等他们冲出来以后,发现火光冲天,一声巨响,整个武天会所都烧塌了,如果他们刚才要是多打斗一会儿,肯定被埋在里边了,到时候的连骨头都得烧没了。

  几个高手也非常庆幸,南天对着他们说道:“诸位,后会有期。”

  “等等,这次你帮了我们,我们不想欠别人的,今天我们就将恩情还给你。”其中一个高手说道。

  “知恩图报,确实是一个光明磊落的汉子。”

  “其实,我们跟着严老大无非就是混口饭吃,对于他做的那些事情我们也看不惯,现在他对我们做出了不仁不义的事情,那也就不要怪我们不讲情面。这样吧,我们返回到严老大身边,然后等待时机,将严老大绑了给你,也算是还你人情了。”

  南天当然认为这是一件好事,现在由他们自己的人来绑严老大,严老大肯定没有那么多怀疑,于是便说道:“好,就这么定了,到时候看我眼色行动。”

  说完,他们几个人分别离开,南天来了正门,和自己的人回合,而刚才那几个高手则返回到了严老大的队伍。

  严老大现在等着其他人的支援,但是现在迟迟不来,所以他只能硬撑着,和中原武林的人对峙。

  南天混迹在人群中,他不想,让严老大发现自己,否则,他该怀疑自己那几个人了。

  果然,严老大看到自己这个几个保镖安然无恙的回来,心里很高兴,心说,终于把这个最大的麻烦处理掉了。

  严老大此时心情大好,不可一世气势也占据了内心,然后对着身边的人说道:“现在南天已死,一会儿放心的给我大开杀戒,今天七色地狱能不能成功,就看最后一战了。”

  严老大情商非常高,拿南天的死来调动自己人马的气势,如果不想办法打压下去,肯定就会让他们反扑过来。

  南天在后边站不住了,于是大声笑道,一边走,一边说道:“严老大,你以为我就这么好死么?”

  当南天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七色地狱的人一脸错愕,都望向了严老大。此时严老大非常尴尬,突然转头,刚要质问那几个保镖的时候,这个几个保镖,从腰间掏出了匕首,全都指向了严老大。

  严老大大吃一惊,自己的人怎么敢拿刀子对着自己。

  七色地狱周围的这些人,也是一脸错愕,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严老大对着他们说道:“你们几个像干什么?想造反不成么?忘了是我养活了你们几个么?”

  带头的那个保镖在严老大的脖子上轻轻一划,便划出了一道血印,然后突然发笑道:“最后下令放火将门封死的是你吧,你这是要害死我们。”

  “不是这样的,你们听我解释,刚才我就是想将南天封死在里边,没想过要害你们。”严老大极力的解释道。

  不过,这个几个保镖已经想通了,反正现在人在自己手里,把他交给南天,他们欠的人情也就还清了。

  于是,带头的那个保镖用刀架着严老大,一步一步走到南天跟前,然后说道:“人给你,我们两清了。”

  南天看了看严老大,然后淡淡的说道:“好。”

  正当,南天接过人质的时候,突然从左右两侧,各来了一队人马。南天还没有看清楚怎么一回事,就听到严老大喊叫道:“佐木小姐,慧通大师,我在这里,快来救……。”

  南天不等严老大喊完,然后一记手刀砍在了严老大脖子上,瞬间,严老大就晕了过去,南天吩咐道:“将他绑起来。”

  此时,佐木惠子、慧通和尚各带着一队人马,聚集于此。

  虽然现在他们的人多,但是南天手上有严老大这个筹码,心里放心了不少。

  佐木惠子和慧通和尚带着人很快就将南天等众人围在了中间,但是他们有些忌惮,也不敢轻举妄动。

  佐木惠子走到近前,然后对着南天说道:“你们现在已经被我们包围了,识相的话,交出严老大,我们还能网开一面,将你们放了。”

  “将我们放了?你还真是天真,你以为只有你们有后援部队么?”

  南天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佐木惠子也非常紧张,他不知道南天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不管怎么样,到了这个份上,也不能掉以轻心。

  不过,佐木惠子故作镇定,决心赌一赌,就算是南天有后续部队,只要现在动手,那也来不及帮忙了,于是她便笑道:“哈哈,那就让你后续部队一起死,动手。”

  七色地狱的人没有想到佐木惠子会突然发布命令,难道不顾严老大的生死了么?严少现在当然不同意,对着众人咆哮道:“我看谁敢动一下。”

  这些人虽然有很多风道馆的武者,但是更多的是七色地狱这边找来的帮手,他们还是要听七色地狱的,严老大现在昏倒,那只有听严少吩咐了,所以都听了下来,对着中原武林众人怒目而视,但是却不敢动手。

  严少从人群中走出来,对着佐木惠子说道:“佐木小姐,你是想越俎代庖了么?”

  佐木惠子根本就不拿正眼看严少,瞥了一眼,然后说道:“现在严老大不在,得需要一个主持大局的人,我这算是临危受命,带领你们完成严老大的心愿,难道有什么不对么?”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现在严家还有人,七色地狱还有人,轮不到你在这里发号施令。”严少怒气冲冲说道。

  谁知,严少刚说完,佐木惠子不知从哪里掏出匕首,直接插进了严少的胸口。事发突然,让所有人都感到震惊,一旁的跟随严少的老者,本想出手相救,但为时已晚,此时,他也只能抱起严少,看着严少最后一点一点消逝。

  场上的变故让人措手不及,现在七色地狱可以说是群龙无首了,他们这些人奔的就是中原武林这块肥肉,现在严老大被抓,严少已死,突然感觉就失去了主心骨。

  正在此时,慧通和尚对着七色地狱众人说道:“大家无非想要分一杯羹,现在跟着谁干都一样,佐木惠子小姐,已经有了下一步的计划,只要大家同心协力,今天我们就把中原武林这块肥肉分了,而且会让诸位比跟着严老大分的要多很多。”

  看来,佐木惠子和慧通和尚已经串通好了,没想到在最后的关键时刻,七色地狱的内部还搞了一场政变,现在这些人基本都认同了佐木惠子,看来,不仅要将严老大抓回去,现在更要将佐木惠子和慧通和尚抓回去,只要有他们在,武林就没有安定。

  就在慧通和尚给众人洗脑的时候,南天突然冲了出来。南天这次的目标是佐木惠子,但是佐木惠子非常警觉,一看到南天过来,赶紧向后一躲,躲到了人群。

  慧通和尚一看佐木惠子躲倒了人群中,知道肯定有事发生,他下意识的转过了头来,就在他转过头来的一瞬间,慧通和尚脑门的汗噌就下来了。

  南天现在是出弦之箭,目标是佐木惠子,但是她躲开了,而慧通和尚现在正好成了目标,反正这两个人都是罪魁祸首,谁先死谁后死都一样。

  南天蓄势发力,如猛虎扑食,直奔慧通和尚。

  “练虎形,威力就在于虎打堆身之劲,用在搏击中则成为外猛而内柔和,即猛而烈,好似猛虎出木笼,出击时猛烈迅速。如拳谱中所论:“猛虎穴伏双抱头,长啸一声令胆惊,翻掀尾剪随风起,起涧抖擞施威风。”虎抱头就是束身之势,好比是猫扑鼠之一瞬间,缩身只待一触发,只有束身落劲,才利用于全身发劲。

  南天像是一只下山虎,全身发劲,一下就拍在了慧通和尚的胸口,纵使慧通和尚有金钟罩护体,但是还是承受不了南天这全力而发的一招,只听咚的一声,慧通和尚飞向了人群,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虽然慧通和尚的胸口没有碎裂,但是内脏估计都被震碎了。

  佐木惠子一看这情景,要不是自己躲的快,这次死的就是自己了,她赶紧对着众人吩咐道:“赶紧动手。”

  佐木惠子一声令下,七色地狱所有的人就都朝着中原武林人士涌了过来,南天也是边战边撤。

  七色地狱的人现在如同洪水猛兽,南天带的这队人马根本就抵挡不住,南天赶紧对着负责放信号的人说道:“赶紧叫人支援。”

  两人从口袋中掏出信号枪,向天空中发出了信号,没几分钟,另外两队人马就感到了现场。

  中原武林这边瞬间就人员庞大起来,七色地狱人则变成了腹背受敌。

  佐木惠子现在一看,心中懊悔,刚才要是早一点动手就好了,看看现在局面,用不了多久,七色地狱就完了,她为了保命,准备偷偷开溜。

  南天在场上一直观察着佐木惠子的行踪,现在看她要跑,赶紧奔着她冲了过去,这人野心非常大,如果让她跑了,还指不定弄出什么事情来。

  现场场上非常混乱,而且佐木惠子没时间去纠集他风道馆的人,一看南天追来,只能撒丫子就跑。

  不过,她哪里能跑的过南天,没有几步,便被南天追上了。

  佐木惠子虽然功夫不错,但是在南天面前根本就不值当一提,而且佐木惠子也领教过南天的功夫,所以她也不打算跑了,对着南天苦苦哀求道:“请您放我一马,我发誓,以后绝对不会踏足中原武林一步。”

  “不踏足中原武林一步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你死了。”南天冷冷的说道。

  佐木惠子一听到死,心里就慌了,她又忙着说道:“我以后真的不会踏足武林半步,我知道你东京也有眼线,如果你发现我踏足中原武林以后,你再杀我也不迟。”

  南天不是一个杀人狂,只要佐木惠子不掺乎中原武林的事情,南天可以放她一马,正当南天犹豫不决的时候,佐木惠子从袖口中掏出了一团白色粉末,朝着南天的眼睛就扔了过去,南天下意识去遮挡眼睛,但是还是慢了一步,白色粉末进到了眼睛里,眼睛突然就看不见了,一片漆黑,而且疼痛难忍。

  南天本想放她一马,没想到她却自己找死,南天蓄势发力,凭借自己记忆画面,直接虎扑就飞了过去。

  佐木惠子没有想到南天还能发力,这次她根本就来不及躲闪,只听咔嚓一声,佐木惠子被打飞出去,此时,佐木惠子的胸口塌陷,眼睛突出,七窍生血,死相非常惨烈,她到死也想不到今天就是她的死期。

  南天知道自己成功了,但是现在疼痛难忍,竟让南天这样一个硬汉,活生生的疼晕了过去。

  等南天醒过来以后,便是三天后。南天虽然醒了,但是眼睛还是看不到任何东西。

  苏小冉这几天一直陪在南天身边,看到南天动了,赶紧兴奋的对着外边喊道:“广通大师、段王爷,南天醒了。”

  很快,广通大师和段王爷就到了南天的房间,他们要给南天检查伤势,便吩咐苏小冉出去等候。

  当苏小冉出去以后,南天便问道:“广通大师,段王爷,我的眼睛是不是以后就看不到了。”

  广通大师和段王爷有些沉闷了,南天虽然看不到,但是能够感觉到现场的气愤,于是叹了口气说道:“我明白了。”

  此时,广通大师也叹了一口气,对着南天说道:“你中了毒,把眼睛的神经都阻断了,我们现在还没有什么办法帮你医治好。不过……”

  南天本来将死的心,突然听到了转机,然后兴奋的问道:“不过什么。”

  “《金钟罩》虽然是练筋骨皮的,但是练到最后,练的就是内气,你现在眼睛被毒气阻断了神经,只有将金钟罩练到大成,用自己的内气将毒气冲开,这样你就能重见光明了。”

  送走广通大师和段王爷以后,南天拉住苏小冉的手,然后说道:“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是不是关于娶我的事情?”苏小冉有些娇羞的问道。

  苏小冉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看不见的事情,南天听到这句话,心里非常难受,他知道自己的眼睛以后就看不到了,根本没有办法照顾她,甚至可能会拖累她。

  不过,南天不能骗她,于是将广通大师的话原原本本的说给了苏小冉。

  苏小冉此时泪珠在眼睛里打转,她伸手抱住了南天,南天的耳边,说道:“我愿意陪你。”

  “放心,我一定会把眼睛治好,然后我就娶你。”南天也紧紧的抱住了苏小冉。

  休整一段时间后,南天就去了形意门。南天为了将眼睛医治好,还得需要洗练和传授别人,这样才能让有更深的体悟,对于自己冲破金钟罩的后几层非常有帮助。

  就这样南天在形意门一住就是一年,在这一年里,南天刻苦洗练,功夫突飞猛进,心性也被磨的越来越平和,他经常跟形意门祖师研讨功夫,现在形意门的祖师没有拿他当徒弟看了,因为南天的功夫现在不在他们之下,甚至超过了他们。

  南天现在虽然在形意门闭关,但是武林越来越多的人以南天为榜样,甚至很多人慕名到这里求南天指点,南天知道只有武林的强大,才不会发生类似的事情,所以他也不吝啬。功夫是武林的,所以要共享与武林,不怕别人超过自己,因为没有南天更加勤奋。

  两年后。

  苏小冉在办公室正在批阅着文件,当他打开最后一纸文件以后,苏小冉哭了,泣不成声,她扔下了一切,赶紧跑了出去。

  “我来娶你了,我在楼下等你。”南天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