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坐忘长生 >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乘虚而追

  整座大殿似乎变得无比广阔,摸不着边际般,墙壁、屋梁、立柱,所有的一切都笼罩在袅袅的青烟之中。

  时间,空间,扑朔迷离,诡异的怪人,偶尔有叫声或打斗声从某个方向传来,麇骇雉伏,神藏鬼伏。

  找不到殿门,兼之玉尊又说在方鼎上看到个新的字符,于是柳清欢思忖再三,打消了离开的念头。

  然而,从殿门到殿中央的方鼎分明只有几十步,他和真真两人却犹如走在深不可测的泥沼中,别说方鼎,连方向都快失去。

  “你能不能别……”柳清欢停下脚步,既为难又无奈道:“别拉得这么紧?这样我一只手无法动作,要是再遇到那种怪人,恐无法应对。”

  “啊?哦!”玉尊闻言松了松手,但从侧方突然传来的一声砰然大响,又让她再次死死抱住他的手臂。

  柳清欢朝那边看去,只见烟气激荡,如同澎湃起伏的云海,等他们赶过去,原地却已无人。

  “又是那种怪物。”他皱起眉,注意到地上到处都是飞溅的绿血,还留有不少刀斩重砍的痕迹:“是归不归,他将那个怪人杀了?”

  老家伙果然深藏不漏啊,对方能施展时间禁术,但看这血迹这么大一滩,就算没死,恐怕也受伤不轻。

  柳清欢暗忖着,忽觉身后有异,未加思索间灭虚剑已飞了出去!

  刷的一声,烟气湮灭,一张狰狞的脸露了出来,正是那怪人。

  只见他满身狼狈,腥臭的绿血滴滴答答地落到地上,背脊上突兀的多生了几条胳膊,偏生又生得不齐整,有的长有的短,有的粗有的细,就像只长相畸形的蜘蛛。

  对方倒不像有意埋伏在他身后准备偷袭的,似乎也被吓了一跳,遮掩形踪的雾气一被打散,忙不迭从地上爬起来。

  柳清欢注意到对方身后那五六只手中,并没有持着圆鼓的,倒有一只断了半截的残臂,也不知是不是原先那只。

  所以对方已不能让时间变得缓慢了?

  柳清欢暗自松了口气,忽又感觉怪异,不禁仔细打量了一眼。

  这怪人的身体就像在万葬坑里随便捡了些手脚,再加了个脑袋,就东拼西凑搭到一起,显得十分拙劣而又突兀。

  而现在,这种突兀感变得更加强烈,他整个人就像被硬生生挤在了一个扭曲的管子里,偏偏还能不散架。又像蜡人被放在火堆上烤,全身就快要融化一般,绿色的脓血淋淋漓漓的不住流淌,整张脸都耷拉着往下掉,五官也跟着下滑。

  柳清欢眉头紧皱:归不归是怎么把他打成这副鬼样子的,也太有碍观瞻了。而他人呢,别是两败俱伤,也逃走了吧?

  归不归的去向不得而知,而他现在结结实实的与怪人撞上了,狭路相逢,没有废话,打!

  他手中顿时青光大盛,再一摧灭虚剑,冰雪般的剑意收敛得只剩一丝寒光,若清鸿飞羽,又似劈开乌云的阳光,要将一切丑恶灭杀在阳光之下……

  那怪人却还在呲牙裂嘴的笑,其头侧突然伸出一只手,手心中有一只鼓凸的……

  那是一只只在虫类身上才有的复眼,密密麻麻的瞳孔就像一个个整齐排列的小洞,灭虚剑近似于无形的剑光,此时却极为清晰地映照在那些瞳孔里,仿佛剑分万道,每一把都直指对方的眉心。

  可下一刻,柳清欢神色猛地大凛:他与灭虚剑之间的联系突然中断了!

  而万道剑芒转瞬间都化成了实质,从那些瞳孔中飞射而出,根根精细如冰针,剑意更为大涨,暴雨一般冲来!

  柳清欢最清楚灭虚剑的威力,此剑跟随他多年,曾多次助他灭杀修为比他高的敌人,此时不但失去控制,还反噬!

  “哼!”柳清欢冷哼一声,灿金色的虚火轰然而起,一片金光之中,他身后浮现出一个巨大的虚影,眉目森冷、不怒而威,从半空中俯视着那疾射而来的剑芒。

  “喑~~”清越渺远的剑鸣声开始有所回应,一把冰锋般的长剑在他强硬的召唤下显露而出,剑身震颤出一圈圈涟漪,所有璀璨的剑芒也跟着摇晃起来,摇散了一池瑶光。

  柳清欢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别人的法器如何他不知,但无人能从他手上将他完整祭炼过的法器夺走,大乘修士亦不能!

  怪人喉间咯咯响了两下,快掉到下巴的两只眼睛吊着往后外,就见他肩侧的手心中那只复眼“啪”的一声爆开,同时灭虚剑连同万道剑芒一起掉转方向,宛若银河倒卷、洪川倾泻,轰然反扑了回来!

  对方怪叫了一声,张手张脚地转身就跑,逃入汹涌的烟雾中。

  柳清欢心下转一转,朝真真低喝道:“追!”

  趁他病要他命,这种事柳清欢最为擅长,怪人现在伤重,能操控时间的法器也丢失了,正是乘虚而追的好时机。

  不用刻意寻找,怪人身上的绿血就跟流不尽一般淌了一路,只需跟着血迹,就能抓到对方。

  疾行穿梭于烟雾之中,耳边风声呼啸,却不想他们寻了半天也找不着的方鼎,在怪人的带领下终于找到了。

  柳清欢突然想到了什么,灭虚剑再次脱手而出,并且大喊道:“真真,帮我一起拦下他!”

  不过已经迟了,就见那人往鼎上一窜,身形眨眼间就消失了,一闪而至的灭虚剑斩了个空,只打得方鼎发出一声响亮的敲击声。

  柳清欢紧跟着落在鼎上,目光一扫:此鼎有盖,但鼎盖并未合好,边缘处错开了一条边,滚滚的青烟便是从其中冒出来的。

  从边缘看进去,鼎内又深又黑,竟似不见底。那些青烟也感觉不到半点温度,反而又湿又冷,且隐隐带着一股腥气。

  “别是那怪人的巢穴就是这鼎中吧?”柳清欢猜测道:“莫非要进鼎?”

  他想了想,觉得就这样跟下去还是太过冒险,转脸看向真真,让她去将之前没看全的那个字符看全。

  那种字符如果与怪人没关系,倒像是有人在特意给他们指路一样,只是其意图,难以分辨是好的还是坏的。

  不过无论好坏,如果前面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路上插满了刀子,也得踩上去。

  “更何况……反正在这山上死也不会真死。”柳清欢自语道:“倒也不必十分谨慎。”

  很快,真真又摆出那奇异的姿势,一只手在鼎身摸了片刻,也不见她如何动作,那鼎突然往下沉陷了两寸,而不远处传来了“吧嗒”一声。

  柳清欢转头看去,却是旁边一根两人合抱粗的龙柱上,滑开了一道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