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最强神话帝皇 > 第一千九百零五章 重生 新

  最强神话帝皇正文第一千九百零五章重生大殿之中。

  秦君坐在至高神座上,把玩着众生负面情绪所化的黑晶,目光盯着前方。

  在他面前悬浮着数个光镜,里面映放着他的孩子们。

  有秦凌命、秦天承、秦不负、秦天运、秦雪儿、若心等,他们都在经历着不同的磨难。

  他忽然感应到秦奴出现在殿外,他开口道:“进来吧。”

  秦奴迅速入殿,他跪在光镜后,恭敬的磕头行礼。

  现如今的他已经成为鸿蒙的命运主神,但在秦君面前,态度如初。

  “陛下,我已经在始源之上的虚无空间里创造出时空之洞,并将其稳固,不知您接下来要干什么?”

  秦奴抬眼说道,他瞥见那些光镜,并没有惊讶。

  他知道秦君一直都是表面淡漠,心怀家人。

  即便成为至高无上的天帝,他仍放心不下自己的孩子们。

  秦君神秘笑道:“朕自有妙用,以后你就明白。”

  “待朕的子女们达到至上始源主修为,就把他们送入最高神界吧。”

  秦奴领命,随后安静的退去。

  秦君一把将手里的黑晶捏碎,将其吸入体内。

  他微微一笑,站起身来,但一尊天帝分身却留在至高神座上。

  秦君来到新源纪元的宇宙里,他行走在时空之中,走马观花,领略各方世界的一切。

  时间久了,他都记不得自己创造新源纪元过去多久。

  现如今,诸天世界已经无人知晓秦君之名。

  至于天帝。

  太多了。

  秦君随便一扫,就能从命运长河里捕捉到上万位天帝。

  实力参差不齐,掌握的势力也不同。

  换做上一个源纪元的秦君,他可能会在意。

  现在。

  一切都云淡风轻。

  鸿蒙与混沌还在争斗。

  他的儿子们也在争斗。

  他没有插手,之所以会坐视天帝之子争斗,是因为他的儿女该有自己的人生。

  总不能一直是天帝之子的身份。

  他是最清楚没有目标的枯燥。

  尤其他经历了两个源纪元。

  没有人比他更孤独。

  行走诸天宇宙,秦君叹息一声:“还是太寂寞,太无聊。”

  他觉得还是得搞点乐趣才行。

  “要不然,朕重新体验一下凡人的感觉?”

  秦君喃喃自语,这个念头一起,他越想越心动。

  凡人虽然有很多烦恼,但也会有很多期待。

  想到这儿,他一步来到一颗荒芜的星球上。

  在这颗星球上,没有植物,也没有水源。

  秦君升腾而起,天帝宝座凭空出现在他身下。

  “众将听令。”秦君喃喃道。

  话音落下,一道道光柱从天而降,落在这颗荒芜的星球上。

  光芒散去,一道道身影现形。

  孙悟空、李元霸、杨戬、罗士信、孔宣、哮天犬、准提、通臂猿猴、六耳猕猴、如来佛祖等等。

  上一个源纪元为他征战的神魔们全都出现。

  浩浩荡荡,个个神威不凡。

  “参见天帝陛下!”

  他们整齐划一的跪下,异口同声的喊道。

  他们的脸色平静,望向秦君的眼神深处充满狂热。

  天帝就是他们的信仰。

  他们并非全都是本尊,而是意志所化。

  天帝号召,莫敢不从。

  秦君笑道:“朕突然想当当凡人,你们觉得呢?”

  孙悟空嘿嘿笑道:“当然可以,老孙我愿意为陛下继续保驾护航。”

  其他神魔纷纷出言。

  “我也愿意!”

  “还是跟着天帝陛下闯荡才有意思。”

  “哈哈哈,无敌太久了,我的身子骨都快生锈了。”

  “好啊,陛下先转世,我们随后就赶到,我们分散在万世轮回,一起寻找陛下吧。”

  “哦,你们是想让陛下从凡人崛起,重修一遍?”

  神魔们都很兴奋,恨不得立即转世。

  他们已经活了两个源纪元,有的恢复了记忆,有的还没有。

  无论上一个源纪元的记忆是否还在,秦君在他们心里永远是最高的存在。

  秦君笑道:“既然如此,那朕就去凡间再走一遭,不过朕不想去混沌、鸿蒙,朕要去一个新的地方。”

  菩提祖师好奇问道:“什么地方?”

  秦君笑而不语。

  他当即挥动右袖,带着神魔们一同消失。

  广寒宫前。

  妲己与嫦娥坐在树下聊天。

  嫦娥忽然放下茶杯,叹气道:“陛下还是那么做了。”

  妲己疑惑问道:“做什么?”

  嫦娥神秘笑道:“你以后就知道,你又会有伴儿。”

  有伴儿?

  妲己的眉头瞬间蹙起。

  她听明白了嫦娥的意思。

  可是……

  这诸天宇宙还有能让陛下感兴趣的女子?

  ……

  青山环绕,河流贯穿。

  一条小河旁有一座木屋。

  木屋前,一名黑衣男子正在练剑,他面容冷峻,长发及腰,有种绝情剑客的气质。

  在他旁边不远处,一名女子正在椅子上休息。

  她穿着朴素的布衣,面容俏美,透着母性的光辉。

  她一会儿看向黑衣男子,一会儿看向怀里的婴儿,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

  “要是能一直这样,那该多好。”

  她喃喃笑道,眼中透露出憧憬之色。

  黑衣男子收剑,转身看向她,宠溺的笑道:“你这样坐着累吗,要进屋躺躺吗?”

  女子摇头,道:“我就想这么看着你,永远都看不腻。”

  黑衣男子听得嘴角上翘。

  他继续练剑,剑风卷起落叶,别有一番意境。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黑衣男子每天都在练剑,而他的妻子抱着襁褓中的婴儿一直在旁看着。

  好景不长。

  两年后。

  一只白鸽飞来,黑衣男子从它的爪子上得到一封信。

  他读完信后,脸色铁青。

  女子牵着两岁大的儿子走过来,问道:“相公,怎么了?”

  黑衣男子回头看向她,神情复杂,道:“我得走了。”

  女子愣住,眼神充满惶恐。

  “你要去哪儿?”

  “复仇。”

  “能回来吗?”

  “不清楚。”

  “必须报仇吗,你要丢下我们母子?”

  看到自己的妻子快哭了,黑衣男子的心情无比沉重。

  他眼神决绝,道:“不共戴天之仇,必须报,是我对不起你们,我会尽全力回来找你们,倘若十年不归,你可另寻他嫁,也给我们的儿子换一个名字,尤其是姓。”

  说完,他转身离去。

  走出三步,他纵身一跃,腰间的宝剑出鞘,迅速飞到他脚下,载着他消失于山的另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