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九百五十七章 星天崖崖主

  行在蜿蜒连绵的山道上,儒袍老者虽然苍老,却步伐稳健,道:“三十万前,天庭的二十诸天,个个惊天动地,皆有名有姓,威加四海。如果真有人与昊天、六祖一起回来,不可能藏得住,总有风声会泄露出来。”

  “所以,在老夫看来,第三人只可能是地狱界的四天之一。”

  “地狱界的四天,每隔数千年都会因为被挑战的原因,出现变化。四个位置,来来回回,从来没有固定下来过。但,有幸挑战成功,进入过诸天之列的,也就那么不到十个。”

  “能与天庭二十诸天一起去征战的,显然是同仇敌忾,有相同的愿景,因此,不会是后来战争的发起者。”

  “主和的那位,可能性最大。”

  经儒袍老者这么一分析,张若尘心中豁然开朗,道:“老先生是认为,第三人是阎罗族上一任族长阎寰宇?”

  儒袍老者笑了笑:“触及到天级人物,无一不是世间大秘。不问当事之人,谁能完全确定?但,阎寰宇老前辈至少七成以上,就是那第三人。”

  “不知老夫这个问题,回答得是否让若尘小友满意?”

  对方能认出自己,张若尘一点都不意外。

  “倒的确是小子太刁难老先生。”

  张若尘又道:“既然老先生认出晚辈,晚辈的第二个问题,倒也好问了!老先生应该知道,雨辰神庙的地底有一只不死不朽的老尸鬼,敢问这老尸鬼,到底是谁?”

  跟在旁边的白卿儿,眼中浮现出一道异样色彩。

  张若尘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老尸鬼就是雨魂,这一点,她可以确定。

  她本以为,张若尘会问为何雨辰神庙地底的那些神尸会异变。

  儒袍老者道:“看来你也发现了!星桓天尊的四大弟子,个个非凡,都是那个时代的佼佼者,且各走不同的道。”

  “大弟子雨陇,主修精神力。”

  “二弟子雨辰,精研道家秘法,可谓那个时代的道门第一人。”

  “四弟子雨婵,自创《云梦十三篇》,可进入世间一切生命的梦境,操控他们的意识。”

  “三弟子雨魂,虽然实力最弱,但精研各种邪法。特别是一门叫做化尸禁术的邪法,诡异绝伦,可以炼尸入体,不断增强肉身力量。”

  “你所说的那个老尸鬼,就是雨魂。但,雨魂得到了天尊天躯,并且炼尸入体,一跃成为四大弟子中的最强者。”

  “所以,老尸鬼既是雨魂,也是半个星桓天尊。”

  “幸好雨魂没有得到天尊宝纱、天尊世界、天尊神源,否则他的修为,说不定能够达到不弱于星桓天尊的层次,屠戮一个时代。”

  白卿儿看向张若尘,道:“你早就发现老尸鬼有问题了?”

  张若尘道:“我只是觉得,区区一个雨魂,还无法让不动明王大尊上心。而且,我在使用明字令牌控制老尸鬼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它的力量,没有完全爆发出来。”

  青衣少女脸色有些苍白,道:“世间怎么会有如此诡异的邪法?将尸体炼入自己体内,也不嫌恶心。”

  儒袍老者道:“在尸族,这是很正常的事。”

  “雨辰是尸族?”白卿儿道。

  “自然不是。”

  白卿儿又道:“不是尸族,居然能够炼尸入体,难道不怕尸毒反噬?要将一位天尊的尸身,炼入自己的体内,不仅自身的修为得足够高,而且修炼的禁术怕也非同一般。世间,只有一个人,拥有如此可怕的禁术。”

  儒袍老者笑了笑,道:“是的,只有那位传说活了九世的尸族第一至强异天皇。也只有他,有可能从两三百万年前,一直以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活到现在。已经过去太久的岁月,谁也不知道雨魂的背后,有没有别的什么强者的影子。而且,也已经不重要。”

  “今日,我们只当是闲谈。”

  “在这星天崖,可以畅所欲言,不用怕被任何强者感知到。”白卿儿道。

  儒袍老者点了点头,道:“若尘小友的第三个问题,还没问呢!”

  “我的第三个问题,很简单。”

  张若尘凝目盯向他,道:“老先生,你是谁?”

  “我?”

  儒袍老者停下脚步,向不远处的一片火红色的密林中望去。

  光秃秃的石壁上,长满一种红色的树木,树干有磨盘那么粗,材质像赤铜。树上生长的,不是叶片,而是一只只乌鸦一般的果子。

  真的很像乌鸦,而且有火焰在果子上燃烧。

  儒袍老者感叹道:“好久没有见到这片红鸦林了,终于,又回来了!”

  张若尘眺望四方,发现红鸦树连绵不绝,覆盖极广。在远处,透过层层树枝,可以看见有殿宇、洞窟、奇塔等等白色建筑。

  心知,这是已经到了星海崖的崖顶。

  “嘭!嘭!嘭……”

  响亮的伐木声,从林中传来。

  一棵棵红鸦树应声倒下!

  白卿儿露出笑容,快步向林中走去。

  张若尘快步跟上,出奇的是,儒袍老者和青衣少女也向这边走来。

  不多时,张若尘终于看见那位伐木之人。

  是一位穿着青灰色旧长袍的老樵夫,干瘦如柴,脸皱巴巴的,手中提着的砍柴刀满是缺口,正与白卿儿交谈着什么。

  以白卿儿的冷傲性格,在老樵夫的面前,却显得乖巧动人,没有丝毫盛气凌人的孤高。

  白卿儿向张若尘引荐,道:“这位便是我的大师兄!”

  张若尘脑海中如有雷声炸响,仔细上下打量,实在很难将眼前这位老实巴交的樵夫,想象成威名赫赫的星天崖崖主。

  星海垂钓者仅收了两个弟子而已。

  除了白卿儿,只有星天崖崖主。

  据说,星天崖崖主在星海垂钓者年轻的时候,便跟随在身边,是一位与星海垂钓者一样古老的存在。

  张若尘心中充满敬意,行了一礼,道:“拜见崖主。”

  “跟卿儿一样,叫老朽大师兄就可以了!”

  老樵夫含笑说完这一句,目光向张若尘身后的方向望去,道:“问之也回来了!这就是你那孙女?”

  儒袍老者走上来,深深躬身一拜,行了一大礼,道:“拜见师尊。亭亭,这位乃是师祖!”

  “见过师祖。”

  青衣少女施施然的道,有些紧张羞涩。

  张若尘有些异样,盯向白卿儿,眼神中带有询问之色。

  白卿儿显然也很意外,轻轻摇头,表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老樵夫看出他们心中的疑惑,道:“问之,这是师尊新收的弟子!算是你的师叔。”

  “见过师叔。”儒袍老者再次行礼。

  张若尘心中有些怪怪的感觉,那儒袍老者明明修为深不可测,年龄大了他们不知多少,现在却要向一个只有数千岁的女子行礼,成了晚辈。

  白卿儿的辈分,真不是一般的高。

  老樵夫知道他们很困惑,道:“老夫一生,只收了一个正式的弟子,便是问之了!六个元会前,问之踏入神境后,便代替星天崖行走天下,入世红尘,每隔万年才会回来一次。有时候,说不定几万年才回来呢!”

  白卿儿道:“原来如此。”

  一行人向星天崖上的那片白色建筑行去。

  老樵夫挑着扁担,两只柴框里混混沌沌,茫茫渺渺,不知装了多少木块。

  隐隐间,有乌鸦的声音,从框中传出来。

  在路上,张若尘终于知道了儒袍老者的全名,叫做虚问之。

  如此一来,第三个问题,也就不用再解答了!

  白卿儿见张若尘不时就要盯向老樵夫的两只柴框,道:“你可知,红鸦树号称宇宙中的第一凶性植物?”

  被白卿儿这么一提,张若尘顿时有了印象,脸色不禁一变,看着四周密密麻麻的红鸦树,道:“难道是被大师兄的精神力压制了,所以它们才没有攻击我们?”

  白卿儿道:“其实,红鸦树最可怕的地方,并不是某一株很强。而是,它的数量极多,繁殖能力非常可怕。”

  “一旦树上的红鸦果成熟,果皮就会裂开,里面会飞出一只火鸦。”

  “红鸦树曾经覆盖整个星天崖,大师兄每日砍伐,砍了百万年,却依旧没有砍尽。”

  儒袍老者道:“若非师尊每日砍伐,任凭红鸦树繁殖,任凭红树火鸦飞到宇宙中落地生根。要不了多久,红鸦树一族,就能成为堪比地狱十族一样的大族。宇宙中生灵的生存环境,将更加艰难。”

  白卿儿道:“大师兄的愿景乃是,一日不砍尽红鸦树,一日不下星天崖。师尊说,如果大师兄完成这一愿景,就能达到天圆无缺的层次。”

  张若尘心中更增敬意。

  砍树,也是一种修行,是对心境意志的锤炼。

  如此枯燥的修行,不是每个人都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坚持下去。

  来到星天崖,白卿儿说明了来意,希望老樵夫能够帮助他们,修复日晷。

  老樵夫倒也很好说话,见到日晷后,便端详起来,进行各种探查。

  白卿儿低声向张若尘说道:“须弥圣僧陨落后,大师兄在时间之道上的造诣,算得上是当世第一人。即便是时间神殿的殿主,也未必比得过他。”

  “而在炼器之道上,大师兄还走得更远。称他为半个器道太上,也不为过。”

  “如果世间还有人能够修复日晷,必然是大师兄。”